Posted on May 1, 2017 By

pexels-photo

我做的工作,雖然要從各方面栽培﹑鼓勵及訓練青少年人,但其中也需要在他們的課業﹑作品﹑表現中找出可以改善的地方,給予建議及監察改善進度。這使我們這個界別的人有一雙「電眼」,能從很多字中挑出一﹑兩個錯字;從複雜的邏輯中總能說出一﹑兩個誤差或值得改善的地方。負面地說,有人叫我們做FAULT FINDER,即是找碴的人。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