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March 25, 2014 By

爸爸成日在屋企唱無聊歌,成日唱媽媽的中學校歌,電話裡面都有,要頒個難聽獎俾佢。

自從為人父親後,臉皮厚度及體重與日俱增,例如已習慣不理途人的目光,在街上「追賊式」大呼小叫:「希哥,咪走、企响度。」現實當然也與劇情一樣,我從未見過劇中有匪徒停下來說:「好啦,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