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師

Posted on April 14, 2014 By       1,214

20140414_teacher

會在這個「亂世」中投身教育的人,應該都是因為小時候受一些老師所啟發,否則絕不會盲目投身火海。而我,慶幸在我的學習生涯中遇到的大部分都是好老師,他們對我的建立及啟發,一步一步造就今天成為老師的我。

 

我的第一個恩師出現在我剛入讀幼稚園的那一年。那年媽媽隻身帶著剛滿二十個月的我由上海移民到香港,與爸爸團聚。聽從親戚的意見,媽媽讓我提早入學了,可是年幼的我只懂聽和說上海話,在幼稚園完全不能理解及表達。幸好那時的班主任陳老師對我特別照顧,非常耐心地逐句逐句教導我,又主動理解我那些上海話我含意,希望能對我有適切回應。其實這些都是我從媽媽那裡聽說回來的事,我對陳老師的認知只局限在她的姓氏和僅有的一張生日會合照。不過看看今天的自己,有自信地立足在香港這片土地,我想陳老師的確是付出了不少努力來建立我吧。

 

小學及中學階段我也遇到不少提攜我的老師。記得小五時,某天任教數學科的楊老師突然邀請我參加校際朗誦節。自此我們每天相對,除了平常的小息外,訓練也花去她不少工餘的時間。她耐心的教導,看著她雖不太懂普通話,卻一字一字的查閱拼音,並細細的在文字旁標註著,你會感受到她絕不是只為「交差」而草草了事,而是認真地付出心血。比賽結束,我拿了個冠軍,學校安排我在大大小小的聚會中表演,大家在讚賞我的表現的同時,似乎忘卻了背後的功臣楊老師。沒有她的付出,我絕對拿不了這樣的殊榮。學年結束,楊老師也轉校去了,年少的我沒有紀念冊,沒有手機,沒有電腦,留不住任何能聯絡楊老師的方法,只能偶爾回憶我們之間的點滴,想想現在的她仍否在執教鞭。

 

還記得中五會考前,我失戀了。打擊之大令我完全失去信心,但大考當前,作為我的中文老師,如何為我分憂呢?那年任教中文的林老師為我做了一件事:把一次作文的題目訂為「傷痕」。其實平常我們都會把作文視作與林老師訴心事的渠道,所以在作文課時,我把我當時內心的傷感和對自己的懷疑都寫在原稿紙上了。作文批閱後發回來,我得到一篇比我寫的更長的評語。林老師細細的道明這次作文題目是專為我而設,希望可以從中舒解我的鬱結。我現在還清楚記得那篇評語的內容,和手執那篇「評語」閱讀時的感受,我想,我當時能努力把會考考好,並不是因為我的情傷被治好了,而是明白老師的一片苦心,希望挽回迷惘的我。

 

我預科那兩年的班主任黎老師是一個「完美主義者」。那兩年我們在她的威迫下,每天都花不少時間去完成英文功課。每天排山倒海的默書及小測,我有很多時刻真的是非常非常埋怨她。現在想來,她每星期給我們做的試卷練習、默書、小測,也不是為她帶來極沈重的工作量嗎?黎老師雖然非常用心教我們英文,但在課堂上也會跟我們分享她年輕時的往事,許多時我們都聽得津津有味,換來要付出小息的時間補回未完的課題,雖然我們每次都後悔極了,但下一個課堂又會聽得入神。

 

到中七我們要報大學聯招的時候,完美主意的黎老師又咬住我們報名表上的自我簡介不放,每個同學改完又改,來回三、四次,都滿足不了黎老師的要求。有一次黎老師決定每位同學單獨接見,那次我在她面前哭了。我對她說我同時要兼顧排球訓練及高考,非常吃力,請她給我時間,我完成了學界比賽後就會全力應付高考。黎老師安慰我,也鼓勵我好好努力,追求完美的她寬容了當時不完美的我,讓我更努力應付高考,決心考上大學。我想,我之所以能應付大學時的全英語學習環境,黎老師對我的「逼迫」是功不可沒的。

 

現在回想過來,每個老師在我腦海中最深刻的回憶,都不是他們當時任教的課程內容,而是老師的風格、跟他們相處時的點滴片段、以及他們對我整個人生的不同啟發。或許「生命影響生命」就是這一回事,老師影響學生的,並不只有學問上,更多的,是影響學生的整個人生。

 

你有沒有一個這樣的恩師?

 

搣時媽媽
在家,我是媽媽,也是搣時;工作時,我是搣時,也是媽媽。有人說,孩子的第一個老師是他的媽媽,而我對某些孩子來說,第一個媽媽也是他的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