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爪魚家長:孻仔搭獨女

Posted on February 25, 2014 By       1,450

太太與我是「宇宙最強組合」,我是孻仔、太太是獨女。我身為所謂「拉心肝」的孻仔,一直是備受照顧「想點就點」的自由派掌門人;太太則是自小自說自話,外號是獨孤求玩。我們怎樣看著自己的孩子,長子希哥如何愛護、照顧妹妹言言,有時難免將自己的童年,投射到這兩兄妹身上。

 

自太太懷有妹妹後,我們一直擔心萬千寵愛的希哥會呷醋,總是想盡辦法告訴希哥「其實一樣啦、兩兄妹都咁疼⋯⋯」(語氣類似警訊的騙案,真相是多了一個妹妹,買玩具都輕手很多啦)。

 

現在回看當日的擔心實在有點過慮,自妹妹出生後,希哥已同時愛上這位妹妹,要說希哥怎樣愛妹妹,一定要比較對待我及妹妹的差別。

 

例一﹕
Lego積木是希哥的藝術表現,倘若有人破壞他的作品,自然會怒不可遏,輕則拒絕收拾以示抗議,重則「嘈到拆天、煩足一天」。我作為玩具清潔員有時受命收拾藝術家的作品,壓力之大可想而知。當藝術家回頭發現作品被破壞, 第一個反應是﹕「有無搞錯呀⋯⋯」貪生怕死的清潔員立即指向妹妹,藝術家接著說﹕「⋯⋯真係好喇。」卑微的我揑一把汗,妹妹則輕描淡寫繼續破壞。

 

例二﹕
希哥的說話:「妹妹係(屬於)我的,媽媽係你的⋯⋯都唔係,媽媽都係我的。」我:「咁你呢?」
希:「我係妹妹的。」
我:「咁我呢?」
希:「你係你自己的。」

 

例三:
太太與希哥談到有哪位同學「跩跩」要怎麼做?跩跩要鬧鬧架。
太太:「咁妹妹跩跩呢?」
希哥大為緊張:「我即刻跑過去⋯⋯教佢呀。」
哼,我記得,我稍被評為「跩跩」是需要罰企的。

 

回想起來,我家母親一巢生四兒,而我則是所謂「拉心肝」的孻仔,四兄弟感情就源自打麻雀,三位哥哥為求盡早「夠腳」開枱,自我幼稚園已悉心教授麻雀之道,當然學識「食糊」是最基本,要學懂「計番」還是需要一段時間,這技能及數學運算,可說是令我終身受用無窮。在這不詳述,避免被誤認為鼓吹賭博。至於哥哥們於其他方面怎樣照顧我,是否像希哥一樣照顧妹妹一樣?我恨我不是女人⋯⋯

 

至於太太,自小就自己玩樸克「撍烏龜」,每晚與月亮說話(誤以為自己是愛情小說的主角或Sailor moon)她這樣「孤獨精」的成長經歷,對於兩兄妹的感情,就更加倍珍惜,甚至感動不已。太太已準備一副大富翁,等妹妹懂得玩時,一家人玩一次,圓兒時「全家大富翁」的夢。

 

我沒有宗教信仰,但覺得兄弟姊妹等等一切都是緣,不論是當大哥哥或小妹妹,全由天注定,只要是懂得互愛、照顧,也實在是幾世積來的福。

 

 

八爪魚家長
「八爪魚家長」﹕趙公梃(Tom 爸)商界精英與梁永樂(樂爸)前教育傳媒人,兩位與絕大部分香港家長一樣,忙工作、忙應酬、忙得八爪都不夠用,自稱「八爪魚家長」,兩人於報章專欄分享育兒的喜與樂、講培育子女的心得,立此存照,給子女日後「秋後算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