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懲罰孩子,我想說的是……

Posted on December 17, 2013 By       1,809

六十年代,我做仔的時候,很多家長都視體罰為主要糾正行為的工具。有一小部分更加打得很利害,比如說,用大棒打、綁起來毒打、用籐條刻意打小腿令朋友、同學、師長都知道被打……….。

今天的家長,再沒有幾多個覺得以上的體罰是好的。但如果現今的家長,從光隧道回到六十年代,見到一個家長正在綁起兒子毒打,可以如何做呢?

可能他會說,這個強度的體罰不單於事無補,更會損害親子關係;也許說心理學家的研究認為這種方法不好………。不過,大家都會明白,怎樣講都無法說服這樣的家長。這些家長毒打孩子時,都相信自己頭頂有個光環,打得越兇,對孩子、對社會越好、頭上的光環越亮。

 

 

人與人相處,除了對錯外,還有很多東西要照顧。我聽過很多高人講過類似以下的個案:

太太不聽丈夫的勸告,在公司做了一件大錯事,結果揹了個大黑鍋,被老闆臭罵了一頓,回到家裡不知如何是好。丈夫知道後,馬上生氣地罵道:「早就叫妳不要這樣做,活該!」

大家都可以猜想之後會發生甚麼。丈夫所講的非常有道理,但偏偏在不適當的時候,不適當的場合講,於是太太勃然大怒,甚麼都聽不進耳幾乎是必然的事。

大家都知道,這時丈夫最適合的做法是擁著太太,溫言安慰,然後建議如何善後,將太太所做過的錯事破壞力減到最低。今次錯事的檢討,應留待日後太太心情平復後再算。

高人教落:有道理未必大曬,要鬧人,除左合理之外,仲要合情

 

 

中學一年級的兒子講了個大話,跟著企圖用另外一個大說冚大話,當然犯錯。但犯了錯就要受這種處罰嗎?

將心比己,如果這種懲罰發生在自己身上會怎樣?我會覺得被媽媽出賣,將本來並不太嚴重的事擴大了幾倍,所受的是創傷性打擊。

高人又教落:有道理未必大曬,要懲罰人,除左合理之外,仲要合情;合情合理外,仲要合乎比例。

遇到了不乎比例的懲罰,孩子心裡面所想的,只會有怨恨,甚麼都聽不進耳幾乎是必然的事。

 

 

打工打了這麼多個年頭,服務過不少的上司。對著包容的上司,遇到做錯事時,我總會和盤托出,大家商量怎應變;但對著苛過的上司,遇到做錯事,我總會花些心思,將錯事包裝過,甚至撒個謊才講。是不是我特別差勁,喜歡講大話呢?其實所有同事都有類似的行為。因為,苛責會導致下屬講大話是辦公室鐵律

 

 

聽過一些心理學家講,孩子為甚麼說謊?心理學家認為,孩子說謊就是逃避懲罰。面對著苛過的父母,選擇講真話,必定受罰;選擇說謊,有可能逍遙法外,值搏率高。父母喜歡嚴厲懲罰是小朋友講大話的溫床。

相熟朋友之中,喜歡講大話的,總是從喜歡嚴厲處罰的家庭培養出來,和心理學家所講的吻合。

 

 

我對女兒不打不罵不哦。在很多家長心目中,完全不懲罰孩子,孩子行為絕對不會好。大家記著,焦點是「絕對不會好」。

實際上,就算我女兒做了很大的錯事,她都會照直告訴我。為什麼?她知道我總是替她善後,而不會責備她。這種情況下,她還有甚麼動機說謊?我反而擔心她太誠實,不懂吹牛,將來遇到苛過的上師不懂保護自己。

 

 

做一個好家長要很高的自省力。孩子說謊,是否就是他先天賤格?還是後天造成?

 

 

如果習慣嚴懲的家長的管教法不作調整,漸漸孩子就會將很多東西收藏在心中。

到青春期,自然找到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都是被父母嚴懲迫出來的朋友………. 。

 

Image courtesy of David Castillo Dominici / FreeDigitalPhoto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