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手讓子女自選命運【訪填詞人林若寧】

Posted on April 5, 2013 By       18,058

如果命運能選擇

十字街口    你我踏出的每步無用困惑

即使沒看過《天與地》,這套曾經為城中熱話的電視劇;即使連片尾曲〈年少無知〉都無緣欣賞。然而,不知為何,在街邊,在radio旁,三五知己,總會聽到「如果命運能選擇」的旋律,唱得字字鏗鏘。

 

〈年少無知〉獲獎,林若寧(Riley)所填的詞可謂神來之筆,居功不淺。歌詞行間唱盡現實無情,人生無奈,多少反映創作者的價值觀。身為兩個女兒的爸爸林若寧承認個人性格較悲觀,但隨著大女兒出生,思想漸漸被改變。他看著妻女的目光流露幸福。

 

大女兒3歲,一個活潑小女孩;小女兒只有5個月大,安躺在母親懷內。文人總愛玩文字遊戲,原先計畫男孩起用單字叫「磊」(女字同音);女孩起用單字叫「嵐」(男字同音),生了一個「嵐」,「磊」卻成泡影,一門三美依然幸福得讓人羨慕。

 

 

單一主義者

「會否追生男?」信奉「單一主義」的Riley,認為寵愛獨生子女最好,但又回頭一想希望子女有個弟妹作伴,所以兩個剛好湊夠數。他說:「呢個係一個經濟學問題,集中資源係一、兩個小朋友身上最理想。」其妻子(Wing曾任商台節目主持)表示常有一個奇怪想法:「如果有一日我地逐個離開,淨番個大女幫我地辦喪事,真係好慘。」

 

女兒的女友

Riley受到女兒啟發創作歌詞,周國賢的<陽光燦爛的日子>便出自其手筆,「祈求在某地祝禱保護你 / 留給你是一彎的背影」,字裡行間填滿父親的慈愛。林若寧解畫:「首歌代表某方面既自己,生左個女覺得自己有好多不足,可能係學識唔足夠,覺得過左兩、三年佢(囡囡)既知識可能會多過我,認識既恐龍名會多過我。」

 

此外,Riley亦希望寫一首歌表達對女兒的痛愛,「最想寫既一首歌係上年同志平權既時候,歌名叫<女兒的女友>,假設個女有一日帶住個女朋友同你飲茶,你都會好開心去接受,呢個係對佢(女兒)最大既尊重,愛就係包容一切。」

 

父母看著子女的眼光總是充滿喜悅

爸爸非怪獸

相對於「怪獸家長」、「直升機父母」,Riley可說是「天生天養」型的父親,不會給予子女太大壓力,即使個人在填詞界頗有成就,亦不呵求女兒文字功夫到家。林若寧坦言:「因為每人走唔同既路,我主張女兒自己選擇自己既路。如果囡囡唔想讀書,我會問清楚佢唔想讀書既原因,同埋佢究竟想做咩。最重要係有一個清晰目標,如果想做運動員,我會係呢方面培養佢。重點係佢要搵到個人興趣同生活目標,咁我先至識得用相應既方法去培養。」

 

不服從制度

「有好多家長都希望子女出人頭地,成為第一。但他們普遍都只希望子女跟從制度,做一個乖孩子。而事實是每每服從制度的孩子都不會成為no.1,最多只會成為no.2。」Riley堅持不要求囡囡服從單一化教育制度,有人叻背書,有人叻創作,總有人不容於這制度,不一定要迫孩子改變自己以作適應,倒不如讓孩子當他喜歡,覺得開心的事情。一言驚醒夢中人,受困於制度底下,不只是小孩,其實我們都只是活在別人的快樂當中。

 

Riley與Wing 不忘教女兒與人分享

性格夠獨立

談到大女兒的性格,Wing 費力地想了一回兒,答道:「其實唔似我地,佢自己有一個獨立性格──好動。而基本上我地都唔太鍾意郁。」Riley笑言:「生左佢(大女)做左一世人既運動。」

Wing明白因才施教之重要性,她直言:「依小朋友既性格,用唔同方法教佢。咁我知道囡囡比較active,所以我經常帶佢『放電』,如果一個小朋友天生有10格電,但係因為爸媽唔鍾意郁,而唔俾仔女用盡所有電,其實好唔公平,對小朋友健康都唔好。我會用一些方法教佢自己郁都好開心,或者搵小朋友同佢一齊玩,帶佢去公園我可以坐低,而佢自己玩(仲細唔怕整親?)其實佢由細已經被我訓練到唔怕跌,唔怕痛。」

 

Oh My Kids!

Wing不願女兒只追逐分數,分數以外還有廣大的天地,她言:「眼見坊間課外活動選擇多,種類少,因此成立了”Oh My Kids”,讓孩子從玩耍中學習。」課程確實新穎有趣,有別於一般課外活動班,例如要小朋友化身本地遊客,拿起LOMO相機記錄身邊的人和事,自行製作獨特繪本。甚至當party planner,自行製作邀請卡、預備食物、餐具、裝飾等。

 

當坊間興趣班強調「實利」,難得的是,“Oh My Kids"課程內容針對培養孩子的品德與愛心:「當party planner係要小朋友係有限資源底下,學習取捨同解決問題,而學習與其他小朋友相處都係其中一個重點。至於,LOMO相機攝影因非即時可見,過程需要等待,可訓練他們耐性。」

 

後記: SORRY

成長總會犯錯,錯了總有借口,關鍵在於”say sorry” 與 “move on”的勇氣。「有些家長見仔女跌低左,會好緊張即刻去呵番,又鬧個『地下』,話個『地下』唔岩,其實小朋友行路唔小心跌低,關個『地下』咩事?好好笑我大囡跌低會同『地下』SAY SORRY,然後照跑照跳。因為我教佢撞到人要SAY SORRY,久而久之成為習慣,撞到生物死物都SORRY」Wing 說得樂不可支,Riley聞言亦笑得合不攏嘴。

 

看著蹦蹦跳跳,毫不覺累的小妮子,心裡悠然哼起:

「年少多好 頑劣多好
不甘安於封建制度裡……」

 

REPORTER: K-jai
PHOTOGRAPHER:  CHOW KAR HOO @ OVERNIGHT STUDIO
VIDEO-RECORDING: 薰衣
SPECIAL THANKS:  JAMIE CHENG
LOCATION:  HONG KONG GOLD COAST HOTEL

K仔
熱血編輯部成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