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歧視與生病】異地自強的一場戰役:白人醫生與無理業主

Posted on November 20, 2017 By       1,083

pexels-photo-437747

由於未適應澳洲天氣,每到冬天,澳洲人穿薄薄,我們穿厚厚,容易發病。 有一次,阿囡已經發燒燒左—個星期,咳又嚴重,期間帶左佢睇—個白人醫生,態度係我在這裡見過咁多個醫生最衰(不願花時間解釋及想轉身就走)。

由於普通傷風感冒、發燒,基本上什麼藥也沒有,最多只有退燒藥。那次阿囡咳到嘔,發高燒,白人醫生即使覺得阿囡氣管有問題,也只是開些氣管噴霧,著你繼續觀察,問多兩句,想求解釋,也好像覺我浪費他時間,那次睇醫生經驗真係睇到一肚氣!最後,阿囡用過幾日氣管噴霧都無太大改善,幸得當地朋友介紹的馬來西亞裔醫生,可能大家都是華人,非常友善,還會自動自覺花時間解釋,也願意開點特效藥予阿囡,最後病了兩星期,阿囡才康復。

之後找房子,找了很多遍,最後只有一間HOLIDAY HOME符合條件,但就遇上個業主不尊重租客又歧視中國人。從多次溝通下,常常都遇到無禮回應,最經典一次是,我請業主將所有PAYMENT用白字黑字方式寫清楚,我說:我們來自一個講究清楚條款以保障各方利益的地方…. (話也未說完)

他說: ” You are from CORRUPTED country!!!!”
(真係 O 左嘴)

單是與這個業主溝通往來,已完全令我看到澳洲人醜陋的一面!

由於沒有其他更好的選擇,我初時也忍住氣照租他的房子, 一開始我都已經步步為營,但他就是要不斷以欺負的態度對我,以為我新來澳洲,不懂這裡法律、以為我一個女人帶孩子,好難找屋搬,只是入住了一星期,用訊息溝通,結果也叫人好憤怒。面對他無理及帶侮辱、歧視等字眼,我初時都很驚, 因為他有間屋的門匙,不知他下一步會做甚麼,在兩天內,我要安排一切,搬到別處, 又要聯絡學校、朋友律師、警察,處理找屋、追討欠款、處理法律問題…… 但從中,我又認識到沒有一個國家的法律是完美的,有些情況下,香港法律或可能處理得更好。

之後搬回香港HOMESTAY那裡, 第二天,我們兩個就冷病了, 阿囡病了接近一星期都是間斷地發燒,但日子還是要過,我只盡量做了我可做的一切, 總之拿回我應取欠款,繼續搵屋, 照顧阿囡,交功課, 上堂…….幸好,今個學期我有一科counselling,堂堂要role-play,大家要share各種問題,為我提供學習、發洩、反省、欣賞同學的聆聽技巧各種機會,當大家問我我是如何處理問題去作總結,我也想了一會,最後的答案是: “Having a child can empower you to do anything that other people may think it’s impossible or difficult”.

雖然要處理的事真的很多,但幸運地體會什麼是「出外靠朋友」,起碼遇到好多天使在我困難中指點方向。

湊住阿b去讀書
Jiu Leung,教育學碩士,喜歡心理學。為了繼續學業,2016年獨自帶著接近兩歲的女兒,到從未去過的澳洲。雖遇上重重挑戰,但令眼界開闊。更確定作為媽媽,湊囡及追夢是可以並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