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本以外的人生課堂:學習如何與工人姐姐say goodbye

Posted on October 9, 2017 By       2,341

drinking-milk-2549021_960_720101v1

工人姐姐剛離開了,是完完整整的四年雇用期,她選擇不續約,好來好去一切安然,原因是回鄉結婚。在此暫且給個化名,Eso。

在物色新工人姐姐的同時,我們更需要處理大仔的情緒。由大仔半歲到現在四歲半,朝夕相處,四年話長不算太長,但由一舊飯只有食瞓痾的嬰兒,湊到口齒伶俐古靈精怪的馬騮,的確經歷了很多。相處上,我們要大仔對Eso有禮,亦表明要Eso別寵壞大仔,身分上的對等和尊重,使他們建立了比較像朋友般的關係,我和老婆尤其喜歡看他們互相頂嘴,攪笑非常。

除了書本上的知識以外,人生有很多事情,都要在書本以外尋找。如待人接物、舉止禮儀、情感上的處理,全是易學難精之事,不是敎一次兩次,或是填鴨洗腦式灌輸,就能精確掌握。這些全都要一點一滴累積起來,才能明白箇中的微妙之處。毒男爸爸認為,學術上的課題大可以交托學校,而父母在教育上,更應幫助擴闊小朋友的眼界。如果父母永遠保護式的阻隔負面事件,小朋友就會像溫室之花,受不了風雨。

由知道Eso要離開,已經開始逐少逐少為大仔準備。對他來說,這個基本上不會再遇的離別,其實相當沈重。與其分散他注意力讓Eso突然消失,我們選擇了和他一起上一課,經歷這實實在在的離別。

事先張揚的離開、有關菲國和Eso家的話題、有關結婚的資訊、飛機的路線,全都給他面對這個轉變的基礎。慢慢地,大仔有了概念,明白了這是什麼回事,更會好奇地問Eso一些回家後的話題。從他的表現,對他心理準備上已經有一定的信心,我們最後更決定送Eso到機場,直接送行並送上祝福。

Eso離開前的夜晚,大家有講有笑,大仔更幫忙執喼(實際係搗亂)。我和老婆送了新婚用的禮物,大仔則送了心意卡,還叮囑Eso回家後給他電話日後聯絡⋯她竟成了大仔第一個成功抄牌的女士(!)

送別日,機場裡深深的擁抱,大家都有點兒眼濕濕,但一切還算順利。從機場回來,除鞋洗手換便服,一切如常。突然大仔消失了一陣子,原來自已靜靜地入了房。

然後,是預期之中的畫面。

「我好掛住佢呀⋯」一開門,大仔滿臉眼淚地抬頭看著我和老婆。那個表情,我很深刻,因為那並非平常扭計的哭相,而是隔著空氣也能感受到的傷感。

媽媽抱著他,任由他盡情地喊,我拍著他的背,靜靜地支持,並一面重提之前說過的道理:

「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家庭,Eso 之前幫忙照顧你和細佬,現在輪到她回家和家人相聚。要為她開心而開心啊。」

「唔開心係正常嘅事,如果好唔捨得,就放心喊,喊完會舒服點。」

「唔使擔心Eso喎。佢返到自己屋企,家人都會好好照顧佢架。」

他只是伏在媽媽的懷裏,默默地點了好幾次頭。飲泣了幾分鐘之後,心情總算是平復了。那一整天,我們一家人也一起渡過,互相鼓勵支持。

阿仔,爸爸媽媽很高興你能夠喊出來,因為這正是成長的眼淚。要記住在整件事上的體驗,提醒以後遇到傷感的事,要面對、舒洩出來、然後向前看。

20171009_helper

毒男爸爸
由一支公毒男,娶老婆變老公,再加個仔變爸爸。外表開始修成爸爸的模樣,骨子裡仍然是毒男一名。短短幾年有很多轉變和軼事,好想搵個地方,從男人和爸爸的角度,分享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