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湊住阿b去讀書】當文化差異進入教養小朋友當中

Posted on October 18, 2017 By       1,776

kV3

來澳洲之前, 我已幻想各種負面情況發生, 因為始終要與陌生人同住, 又有文化差異, 還要一個人湊住阿囡, 我要為各種最壞情況做準備, 要想法子怎樣保護自己及阿囡。但千想萬想都想不到問題是源自於別人太熱心, 還要是過份熱心。

大家知道, 西方好重視小孩的成長, 順理成章也很關注虐兒問題。但有時這就觸動他們的敏感神經。 我平時即使帶著阿囡行出街, 只要阿囡在我視線範圍及在安全情況下, 阿囡想走遠一點, 我都會讓她行前幾個身位,盡量給予她多一點自由。但在這些情況下, 開始會有人關注, 引來目光。有一次, 即使我與家姐一起行 (剛好家姐當時從香港來澳洲探望我們), 她們會關心我們當中誰是小孩的母親, 也有人問你一串問題, 想確定小孩母親的身份。曾試過一次, 我走開去買點東西, 家姐在路上照顧我阿囡, 但阿囡見到我走開, 不斷大哭, 家姐放棄沒有安撫她。在這情況下, 我在遠處看到, 有位女士走過來, 站著觀察, 還拿手機出來, 好像要報差館似的, 我買完東西回到阿囡身邊, 阿囡無哭, 那位女士才離開, 我最初在想, 她應該是怕我家姐是拐子婆。

不過原來他們怕的不止是拐帶。當小朋友有時扭計大哭, 不肯跟你走時, 你想讓小朋友哭完才安慰她, 但路人見到會開始注視, 見到母親不安慰小孩讓她大哭好像有罪似的, 開始引來路人們「好心」的問候, 問題是連串的, 你開始感到她們想確定的是當中有沒有虐兒成份。類似的事, 我已遇過多次, 但都沒有太在意,倒認為小孩在這裡生活, 應該都會很安全, 因為大家會幫你「看實」孩子, 覺得蠻不錯。

但事件會進入我住的地方。

阿囡有時會去child care, 很多時都會弄到身體或面上有很輕微傷痕, 屋主夫婦見到後,會常常問怎樣弄到, 樣子看上去很關心似的, 初時都不為意……但漸漸都明白他們的意思。

屋主夫婦對阿囡很愛護, 尤是屋主太太, 常常買玩具給阿囡, 數量是過多。由於我是奉行「窮養」的教法, 盡量少買玩具給阿囡, 但面對屋主太太「玩具攻勢」,阿囡變得很喜歡屋主太太, 再加上屋主夫婦會給阿囡很大自由度,玩什麼都得,但有些活動與我平時教法大相逕庭, 好似看電視、用電話看YOUTUBE、玩電筒 (超擔心被強光傷眼)等等……..我見到當然會管束阿囡, 於是我與阿囡磨擦就開始了。

以前在香港, 都有老公配合, 一致堅持教法, 所以阿囡都很受教, 但現在我單打獨鬥, 還要遇上屋主兩夫婦顛倒我的教法, 阿囡開始不聽我的話, 還作出對抗行為。我開始為阿囡的行為及母女關係變得擔心,為免問題加劇, 我很多時會管束阿囡, 不想阿囡與屋主們有過多接觸。但同一屋簷下, 要避免接觸怎會是容易!!!

有時想教阿囡, 好像玩完要執玩具, 阿囡平常都很樂意收拾,但屋主太太一在家, 她就會找別人作護身符, 狂黏著別人, 要不是就大哭, 引人注意, 而屋主太太更主動與阿囡玩, 即使我在罰阿囡暫停玩或指示收玩具, 屋主太太會走來說: “Poor girl!”, 然後不是給玩具阿囡玩, 就是代替阿囡執玩具!!!!!我心裡不禁一句: “OH!! My God!!” 這只會令阿囡學懂逃避責任, 我阿囡本來已建立的良好行為已開始受動搖!!

情況就是這樣進入惡性循環!!每次叫阿囡結束遊戲都會遇到類似情況,母女關係遇到挑戰。

更差的情況就在我考試前兩晚出現了!!!話說當日我心急想溫書, 想安排阿囡早點收拾玩具、洗澡、休息,阿囡這時又大哭了, 屋主太太又走過來, 阿囡見狀隨即撲過去, 屋主太太主動抱起安慰, 並代替阿囡執玩具!!!!我已解釋我已與阿囡達成協議, 是時候洗澡, 她竟然樣子變得很sad, 幾乎要哭似的跟我說,意思是我女兒還很少, 不應「迫」她, 她不是機械人!!!!她要自由, 還批評我管教嚴, ………….我聽完後, 已盡量壓制心中的不滿, 嘗試解釋著說我教阿囡學習建立責任感,及或者是文化差異等等…….但根本解釋無效,她對我作出更嚴重的指責。由於阿囡前幾天隻眼腫了一塊, 可能是她常常「捽眼」導致。

屋主太太就說, 懷疑阿囡隻眼腫了是因為我或家姐打的 (前幾天, 當時家姐還未離開澳洲)。那意指我虐兒??????不是嘛!!!!!!!!我想都沒有想過有人會這樣懷疑我!!!!!!!!!!!!我當時真覺有口難言!!!!!腦裏有一百句說話, 根本一時之間都不知如何組織。我只可以嘗試盡量解釋…..我說我在香港也不算時好限制自由的媽媽…..但換來的是:「你現在身處澳洲,我不知你們香港的文化,但你要跟從這裡的文化。」千言萬語, 不是一時可以良好地表達, 講多兩句, 把我要講的重點講完就算了, 我帶阿囡回房冷靜一下,我還要溫習的。

回到房, 思緒依然混亂, 開始盤算著到底是搬屋還是帶阿囡回港給家人幫忙湊, 自己一個去讀書?!! 如何決定? 再續。

 

湊住阿b去讀書
Jiu Leung,教育學碩士,喜歡心理學。為了繼續學業,2016年獨自帶著接近兩歲的女兒,到從未去過的澳洲。雖遇上重重挑戰,但令眼界開闊。更確定作為媽媽,湊囡及追夢是可以並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