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兒是,每天不停地接招。

Posted on May 16, 2017 By       6,801

20170516_PARENTING

還記得,中六那年的上學期,班主任在成績表上形容我「有時emotional」。母親大人問我何解,我只說,我何來emotional?(其實母親應該是問emotional此字何解)

 

這個評價,我一直牢記至今,而且間中便在腦海浮現。因為,長大後的我,發現班主任的話其實沒錯,尤其是當媽媽後的日子。

 

我有時emotional,而孜孜也正正承傳了媽媽的emotional因子。

 

這幾個月自己的情緒實在起伏,家裡的事,工作的事,孜孜的事,整個人長期繃緊,晚上也睡得不安穩,經常發夢,間或失眠,前陣子胃痛得飯也吃不下。可知道,從前的我,完全不明白何謂失眠。倦了去睡,不就自然睡去嗎?從前的我,躺在床上兩分鐘已大昏迷。

 

大概自兩歲半起,孜孜變得越來越有主見,也非常固執,瞓地扭計成為生活日常,外公外婆開始吃不消,但因我堅持不能體罰,他們唯有用言語管教,責罵恐嚇激將法兼而有之。直至近兩個月,孜孜的主見更強,例如不願再按時睡覺/起床上學、不願洗澡及換片(對,仍未能戒片),或外出時堅持行他認為是對的錯路等。與其恐嚇打鬧,我一直希望跟孜孜講道理,但每天與他鬥智鬥力,真的很累。特別在情緒繃緊的日子,有時我會被迫至爆發邊緣,嚴聲責罵,雖然明知孜孜的哭鬧不會因此停止,但情緒一下子就脫了弦,斷了線。

 

近三個月,孜孜每晚不願瞓,早上不願出門返學,每次也要出盡法寶。有時要一早工作,唯有請外公幫手帶孜孜上學,大家就如臨大敵,前一晚已預先商討「策略」。以前我會偷偷出門,但現在孜孜已聽得明道理,所以我會提早給他心理準備。近幾星期,我星期六早上學車,星期日又全日加班工作,想好好陪孜孜玩也不能,幸好有家人幫忙。每次孜孜起床後,我會輕聲在他耳邊說,媽媽要返工,孜孜要乖乖。

 

這個vicious cycle開始之初,孜孜非常極之扭計,一看到我換了衣服便大喊,或是自己走到鞋櫃穿鞋,說要返工,然後做滾地葫蘆。有次家人已氹好他看電視卡通,著我偷偷出走;但我堅持走到孜孜面前說再見,孜孜隨即爆喊,非常淒厲,外公外婆狠罵我不是,為此我也emotional起來喝罵家人,家人也被我的火氣嚇了一跳。事後當然有歉意,但我真的希望孜孜知道媽媽只是外出一會,不是要嚇他,我希望給孜孜這份安全感,只是經驗未足,沒有給孜孜足夠時間做好心理準備。

 

照顧孩子,真是訓練媽媽EQ的攞命一課。現在孜孜慢慢習慣我跟他講道理,有時還會刻意整古做怪說「唔知道」。這,就代表孜孜的EQ已慢慢進步。每天與孜孜過招接招,希望媽媽會快快得道升呢。

 

lamestar
打工族兼新手媽媽。熱愛文字,熱愛音樂,熱愛電影,曾經寫字維生,現卻不甘每天呆坐辦公室,唯有偷閒上網繼續爬格,談談育兒打工生活紛陳百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