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動的全盒

Posted on February 8, 2017 By       3,240

會動的全盒

幾歲的小時候,每逢農曆新年,最興高采烈所期待的,莫過於逗利是。那時候,家校距離很近,十五分鐘腳程就可以到達學校,車費也不需要。而對一個廿蚊一星期零用錢的小學生來說,逗利是如同發大財。每年一月頭時份,就已經想著用新年財買甚麼。

 

以往的十蚊,已經可以有很多玩具選擇,但現在的廿蚊,扭個蛋也不夠。加上現在物質相對比較充裕,很多小朋友未開聲,禮物已經到手。區區幾廿蚊利是,吸引力其實已大減。

時代改變,送㺅迎雞,現在新年團拜,對小朋友來說,究竟有甚麼比利是和紅包更為吸引?答案係:手機和平板電腦。

 

今早和同事說起,過農曆年幾天假期的經歷,言談間無不感到這些科技所帶來的無奈。當你弄好熱茶,準備奉上訪客時,見到一邊廂家長們忙於碌電話,另一邊廂小朋友們就圍在一起打機睇片,的確非常冇癮⋯一句「派利是啦」,淪落得和「開飯啦」同一下場,無論幾大聲,多麼聲嘶力竭七情上面,小朋友也是無動於衷,確實無奈。

當全世界也在講 Mobility 的時候,流動銀行、流動圖書館、流動熟食車相繼面世,為何「搲銀」一定要用家中全盒?一於順應潮流,全盒也流動起來。今年,毒男家做了個新嘗試,打破傳統,把大仔打造成一個「人肉流動全盒」!

 

一身紅或金,加個斜揹袋,沒有了糖蓮藕糖椰子,但放滿糖果零食,選擇全是小朋友最愛。在全世界家長現時比較注重健康的環境下,一包小零食,對日常飲食受到嚴重管制的小朋友來說,比一封嫣紅利是更為吸引。大仔這個會動的全盒,在今年農曆年假,經營了幾天,發現支持度直迫手機和平板電腦。勁!

而對於家長長輩們,眼見一個可愛的小朋友四圍派糖,親切得來又容易受落。況且「派糖」一詞也深入民心,也和「搲銀」有異曲同工之妙。我們亦沒有忽視一聚顧及健康的家長們,我們為這個「人肉流動全盒」架設了一個預定對答:如果受糖者是小朋友,會加句「你要問咗爸爸媽媽先可以食喎」。當然,小朋友怎會聽,一手拿來打開包裝就拋入口,並露出滿足的笑容。

 

大仔首次出擊已經大獲好評,更加對這個角色非常受落,小朋友為再添食,有些也願意放低手上電話。這個「人肉流動全盒」,仿如為「派利是」以外打開了另一道溝通橋樑,增加新年氣氛。

這對大仔也有幫助,因為這個經驗,他學會很多人與人之間的互動,包括:
① 主動分享:也可跟隨自己意願,選擇不同糖果給不同的人。初時顫顫巍巍的他,發覺頗受歡迎之後也上了癮,開始主動出擊。仲快過我派利是⋯
 
② 面對禮貌地被拒絕:有些親戚朋友,很多時候是大人,已經對全盒和糖果不感興趣,這個拒絕在如此前設之下,變得比較有禮和容易被接受,大仔也學會了除了小朋友間的「搶」,也有「比都唔要」的時候。
 
③ 處理幾個人同時要糖:有時候他的受歡迎程度遠超想像,尤其是小朋友 Encore 糖果的時候。人流管制這個年紀比較困難,他極其量只可以無視人群,用他隨心的方法逐個逐個派。
 
④ 簡單資源管理:為自己的全盒負責任,明白糖果存量,每次出門或訪客來之前提醒我們「加彈藥」添糖果。他也很醒目地每次派剩一兩粒糖,然後陰陰咀笑著和我或老婆講:「咦?有剩喎,爸爸媽媽不如我食咗佢吖。唔可以浪費㗎~」⋯⋯

 

其實,香港生活真的很忙,難得的新春拜年,已經可能是僅有的年度交流,親戚朋友客套以外仍可知道彼此近況,也是好事。可以的話,就比個面,放低一下手上的電話,互動一下吧~

毒男爸爸
由一支公毒男,娶老婆變老公,再加個仔變爸爸。外表開始修成爸爸的模樣,骨子裡仍然是毒男一名。短短幾年有很多轉變和軼事,好想搵個地方,從男人和爸爸的角度,分享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