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Minions談心

Posted on February 1, 2017 By       4,285

20170201_minionst

打從某年某日開始,我聽東西就不太靈光,並非任何缺陷,只是有點損傷。

 

當了教育者以後,有時候都會出點狀況。畢竟我並非幼教專家,要摸索Baby language 的確需要一點時間。

 

幸好,藝術永遠伴隨在則,使我能夠參透如Minions語言一般的孩童式論述。

 

自問語言系上並沒有天賦,與孩子們起初溝通協調上,花了課堂的大部分時間。我基本上都會做到側耳傾聽,當中因由,源於我不希望耳朵遺漏任何一句孩子名言,同時間亦表達我對他們傾訴的尊重。當然,藝術使我擺脱了某程度的耳患影響,以一個又一個的符號,打進我內心的房子裡,我也一個又一個的照單全收。相比起只聆聽小魔怪們的話,這麼雙管齊下的交流,更能扣緊我們之間的距離。

 

正因為自身私心所致,溝通成為了設計教案的一大核心,即使同時間有幾隻Minions跟我說不同口音的香蕉話,我們都應付得宜。關鍵法則,是幼教的老調子,耐性和同理心。說得輕巧卻難以堅持,但我們必須要在這一點上把關,才能夠讓孩子給你閱讀更多。

 

人們常言道,Baby language之巧妙在乎聽者用心。在我而言,與Minions溝通是要多感官體驗。

 

保護兒童會曾經教導過以手語翻譯孩子話語,道理有如失去視力的人,其他感官發展潛力就會相對敏感。既然聽不懂,就要更眼明手快,留意孩子創作時的表情,用具選擇,符號的重複性等。同時間要在短時間提出回應,多番反問和加強語調,拒絕單向溝通,才是當上BL translator 寶座的軌則。

 

藝術樂園
藝術樂園投入推廣新形式的藝術教育,希望透過不同的題材和主題介紹藝術教育的多個可能性和分享工作室內與小怪獸們的日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