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人世界的約會

Posted on November 10, 2016 By       7,327

20161110_dating

幾乎每隔一段時間,我便會與四歲的妍兒來一個單獨的約會。既沒有爸爸在身旁,也沒有妹妹的打擾,就是完完全全屬於我倆的二人世界,可以真真正正深入地談話。

 

在星期六的中午,我倆到中環一家餐廳吃午飯。周末的商業區跟平日截然不同,擁擠的人潮消失了,街道也不再繁忙,基本上隨意挑一家餐廳,無需預約都一定會有位子。

 

由地鐵站步行到餐廳的那段路上,我們一共碰到了五個流浪者,他們當中有男有女,有的健全的也有四肢殘障的,大都木然地低著頭或睡覺,只有一個沒有雙腿的流浪者在拉著二胡。妍兒拉緊了我的手,小聲地問:「媽媽,為什麼他們要在街上睡覺?為什麼他們不回家呢?」

 

出於媽媽的本能,我拖著女兒的手急步疾走,心裡盤算著該怎樣回答才好。我一開始便排除了「少壯不努力,老大徒傷悲」那種借題發揮式的論調,因為真相永遠無人知曉,而旁人亦沒有資格當判官;我也十分抗拒上一代那些「拐子佬」恐嚇之詞,告誡小朋友不要走近他們,以免被「拐子佬」捉起來,因為人家畢竟只是安靜地坐在街頭,憑什麼去隨便誣蔑他人。思前想後,好像也不到最恰當的說法。我只好簡單地說,他們都餓了,但沒有錢買食物,所以希望有善心人士可以幫助他們。

 

在餐廳裡,妍兒忽爾問:「媽媽,我們可以買多些食物給那些流浪漢嗎?他們就不會再肚餓了。」我立即答好,不如就捐錢給他們買自己喜歡的食物吧。

 

四歲的小小人兒,每事都愛尋根究底,什麼事情都想幫上忙。按照她的理解力,點到即止地解釋一下身邊的事物,可能已經最好。就讓她繼續保持這份童心看世界。

 

容子晴
慈善機構CEO,大學時主修英國文學,新聞系碩士,最近卻重返幼兒園,陪兩位小女孩由幼兒園ABC再學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