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影子對決

Posted on November 3, 2016 By       5,286

20161103_shadow

村上春樹是中學和大學時代的我最喜愛的作家,陪伴著我度過最自由自在的時光。

 

那時候,基本上所有時間都是屬於我自己的,一天24小時可以隨心所欲,而我最愛就是不分日夜地追看一本又一本小說,光是「挪威的森林」便已讀過四遍。可惜不諳日文,無法閱讀他寫的原文,唯有將中英文版對照著一起細看,務求對原文有最忠實的理解。

 

年少的我就是如此狂熱。但現在好像也沒差,過去四年來我反覆誦讀了”Gruffalo” 50次、「小紅帽」100次、「小魚仙」300次……在我書架上擺放的日系作家,已經改由五味太郎替代了村上君。

 

話說回來。早前村上春樹在安徒生的故鄉丹麥奧登斯領取2016年「安徒生文學獎」時,發表了一篇以《影子的意義》為題的演說,內容深刻而獨特,就跟他的文章風格無異,細看之下,非常有意思。

 

關於影子,他這樣說:「需要跟自己影子對決的不單只是個人,對社會、國家而言,也是必要的行為。就像每個人都有影子般,不管怎樣的社會、國家也都有它的影子。有光明面,當然也有與之抗衡的黑暗面;有正向的積極面,就一定也有負向的消極面。而我們常會把視線從影子的消極面部分移開,或是硬想辦法要把這部分移除。正是因為人們一向都盡可能地想閃避自己的黑暗、消極。」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影子,及自己一直隱藏、不想面對的那一面。那個小小影子潛藏在自己內心的黑暗角落,刻意去把它遺忘,久而久之,竟以為它真的不存在了。從小我們就學會將自己光明美好的一面展露人前,將被定性為不好的影子和陰暗面丟棄,作為生存法則。

 

但是在孩子面前,父母本身在兒時藏得最深的痛處,可能一下子以最意料不及的方式出現。朋友P小時候家貧,穿的衣服鞋襪全都是別人轉贈的二手貨,而她自小已很懂事,從來不會叫媽媽花錢買東西,但卻暗暗因為身上那陳舊的衣服而刻意要遮遮掩掩。到她自己長大了,成為了別人的母親,她堅持要做全職的工作,將賺來的錢都用來買簇新的玩具和衣服,讓她女兒穿極也穿不完,有些衣服更連價錢牌也未剪掉便已經不合身了。

 

朋友K的父親脾氣十分暴躁,小時候若有什麼過犯,便會被父親以衣架招呼,最深刻一次是父親在盛怒下趕他和弟弟離家,那時母親哭著求他原諒兩個小孩,父親卻竟連母親也一併趕走,結果母子三人一起在公園瑟縮一角,哭了一個晚上。現在每當自己的小孩頑皮時,她總是忍不住怒火中燒,隨手拿起間呎和玩具神仙棒,就想狠狠地打下去,作為小懲大戒。她這才知道,原來父親的怒火,早已在她心中留下了火苗,在出其不意的一刻會吞噬了她的理智,讓她差一點便重犯父親的錯。

 

在原生家庭中,我們都活在巨人父母的腳下。如果我們的童年過得並不快樂,或有所缺失,當年那幼小無助的自己的影子,會一直藏在我們的心底暗處,揮之不去。但是在子女面前,我們必需要直視自己的影子,好好擁抱那個軟弱的自己,抗衡那個想變成巨人的念頭,我們才可以真正成為快樂的父母。

 

容子晴
慈善機構CEO,大學時主修英國文學,新聞系碩士,最近卻重返幼兒園,陪兩位小女孩由幼兒園ABC再學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