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捱的懷孕過程

Posted on October 23, 2016 By       21,721

alison_1023

懷孕首三個月和最後三個月是最難捱的日子,前期受害喜煎熬,後期因胎兒急遽增長而疲憊不堪。臨盆前數月,睡不安寢,食不下嚥,心緒不寧。懷第一胎時,還能不受「騷擾」,靜靜躺在床上稍事休息;懷第二胎時,老大總來找媽媽,閉目養神的時間欠奉,本來已經夠難捱的日子,百上加斤,雪上加霜。

照顧老大的事宜絕不假手於人,堅持親自帶她上學下課,參與學校親子活動,跟她讀書說故事,帶她到戶外享受陽光。隨著身體負重與日俱增,這些看似簡單的事,越來越力不從心。腹脹、抽筋、暈眩,接踵而來。有時老大扭著要躲貓貓,老二又在肚裡不停的踢,兩妞「左右夾攻」,實在吃不消。

 

尚有兩個多月便生老二,我依然會做家務,尤其是涉及老大的家務事,譬如:替她清洗衣服和日常用品。有問,為何不把家務全數卸給家傭,我答:「一來,我習慣親力親為,家傭是domestic helper,她來幫忙,不是來做奴隸,不能要她日以繼夜不停勞碌;二來,我不想蹺著二郎腿,甚麼都不做,只顧命令別人,小孩看在眼裡,照本宣科,學著吩咐傭人做事,我難以接受。」問者報以冷笑,像說「你的辛苦是自招的」。

 

不過,丈夫同意我的看法,只要人在家中,他必會動手照顧女兒,無論多忙,他也會替女兒洗澡。丈夫常說:「女兒讓父母替她做事的時間不多,將來她長大了,有自己的天地,尚有多少時光親近父母?為何不珍惜目前?再講,我不想她成為『港孩』。」

 

雖然沒有經濟壓力,但為免脫節,我仍抓緊兼職。待老大午睡,我即執筆寫稿、做翻譯,若午間未能做妥,待女兒晚上睡覺,再埋首苦幹。老大偶爾半夜起來要親親媽媽,我就暫擱手上工作,先服侍「大小姐」,之後撐著惺忪睡眼繼續努力。當精神萎靡不振,與睡魔周旋的時候,便請雙親來湊孫,自己開個小差見「周公」。

 

怪不得家母常說,生一個已夠辛苦,生兩個會辛苦幾倍。回想老大「光臨寒舍」後,沒去過電影院、美容院、音樂會,也未嘗跟丈夫上餐館「撐枱腳」,謝絕一切娛樂,僅能騰丁點時間看看書。每天為照顧老大,營營役役,獻出所有。老二來了,私人時間肯定更少。

 

可幸,老大挺愛老二,常擁著我的大肚子說,要親吻妹妹,報以微笑,又說要讓出心愛的玩具,跟妹妹分享。縱使難捱,也得好好過日子。但願,兩姐妹相親相愛,不枉我拼命捱過艱難時刻,給她們一個終身彼此相依的伴侶。

 

圖片來源:

http://www.mommyish.com/2014/04/04/third-trimester-pregnancy/

初為人母
「為了孩子,放棄全職工作,在家做「自由身工作人」,並趁機進修,成為雙碩士。女兒出生後,本著「身教勝於言教」的理念,決意一手一腳帶孩子,希望與其他媽媽分享育兒經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