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姐姐】融入家中?

Posted on October 13, 2016 By       21,875

20161013_helper2

有一天,妍兒忽然對我說:「媽媽,我很喜歡這個姐姐。她不會突然又要回去那個很遠很遠的家吧?」

 

新來的工人姐姐甫上任不久,便能夠將這位小公主收服,並迅速建立起友誼,不禁令我呼出一口氣。事緣從前一直幫忙照顧妍兒的工人姐姐,在合約期滿後說要返回菲律賓,照顧年老又患有心臟病的母親,所以不能再留在香港工作了。對於平日很愛黏著姐姐的妍兒來說,實在打擊不小,因為在小小人兒的心目中,姐姐就跟至親的家人無異,因為她倆每天都會一起唱迪士尼歌、看最愛的Peppa Pig卡通片,甚至還會一起唱菲律賓兒歌。那時候她常常問:「我們以後可以坐飛機去那個很遠很遠的地方探姐姐嗎?」

 

更不幸的是,花了接近四個月時間尋尋覓覓及等待新人上任,誰知道她到埗不夠七天,便說覺得太辛苦,開口叫我炒了她。該怎麼辦?然後,一連串游說工作展開,跟她檢討一下工作量和作息時間,又實際地給予津貼鼓勵,才勸得她繼續留下來,為的只是不想小朋友感覺身邊人來去匆匆。

 

然而,接下來的故事發展令我眼界大開。有一天,女兒說姐姐叫她一次過吃掉三個奇異果,連剛滿一歲的小女兒也被餵了兩隻香蕉。朝早起床,女兒忽然尖叫大哭,原來是因為姐姐用力捏了她的手臂一下,並留下了兩條抓痕。明明只是很簡單地在放學後把女兒從校巴接回家,但不知何故在短短的路程中途會受傷。最後,我投降了,與其每天與敵同眠,倒不如盡快將那位姐姐馬上送回家鄉。

 

那個晚上,妍兒悄悄問我:「媽媽,你會不會也有一天忽然間消失,離開我和妹妹?」

 

經此一役,我們唯有小心翼翼地挑選下一位。但問遍身邊好友,希望可以找到一個可靠的人,所有人卻異口同聲告訴我:一切看彩數而已。

 

過盡千帆之後,終於找到一個頗合心意的人。小朋友的反應是最直接的,大女兒對她相當信任和依戀,小女兒也長得胖了一個圈,全因為姐姐親手製的愛心定食!

 

容子晴
慈善機構CEO,大學時主修英國文學,新聞系碩士,最近卻重返幼兒園,陪兩位小女孩由幼兒園ABC再學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