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英雄

Posted on June 27, 2016 By       3,524

寫於知道第二位英勇防員殉職的早上。

每看到相關的新聞﹑報導﹑分享,內心都揪住。

 

最近一兩年香港大氣候的改變,令自己經常懷疑應否再視這個地方為安樂窩。不同事件導致人和人之間的撕裂,明顯地看到老一輩對年輕一輩的不信任﹑政府對人民的不信任,任何事情都被包裝成有政治色彩,很多時只要對方顏色不同,就很易牽起罵戰。我也會不自覺會避開與自己政見不同的人,但我不願意傷害任何一位朋友,所以面對意見不同甚至極端的言論,很多時都選擇跳過不看,避而不談。

 

在充滿懷疑下,提醒我這裡仍然是香港,我家,的永遠是這些人性的光輝。真香港人,從來敬業樂業,這些犧牲小我的故事,提醒我這裡並未被同化。

 

今日乘車上班的時間看到一段分享,一個學生訴說當消防員的爸爸在他畢業禮的前一晚接下指令要出動了,他希望爸爸平安回家,按約定出席出席他的畢業禮。

 

難以收復淚水。

 

香港,彈丸之地,容下七百萬人,少一個都嫌多。

 

祈求災難早日結束,這班兒子﹑父親每一個都齊齊整整收隊回家。

 

搣時媽媽
在家,我是媽媽,也是搣時;工作時,我是搣時,也是媽媽。有人說,孩子的第一個老師是他的媽媽,而我對某些孩子來說,第一個媽媽也是他的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