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會記得這個父親節

Posted on June 22, 2016 By       2,566

20160622_fathersday

「爸爸返嚟啦!!」大仔成隻企鵝扭下扭下地衝入房。

「比你㗎,你拆啦。」然後拿著一袋東西衝返出來。

「你唔係有嘢要講咩?」媽媽從旁提醒。

「爸爸,父親節快樂!你拆啦。拆啦。」一隻儍企鵝在跳跳跳。

「多謝。乜嚟㗎?不如一齊拆吖。」

「食得㗎,食得㗎。」跟據毒男爸爸目測,膠袋裡有一塊麵包、一張卡和一個小布袋。

 

一早知今天大仔有攪作,但始終公司還是遲了放工,乘的士火速回家也已經是晚上九時多。

 

「開呢個先。」大仔已經小心翼翼地拿出那塊方包,那是一塊用曲奇模造出來的 Hello Kitty,一大塊貓臉加上朱古力作眼和口。

「點解係Hello Kitty?」送卡通公仔比我?

「貓嚟㗎。好攪笑㗎。你睇。呢……呢個係眼睛,呢個係鼻哥,係朱古力嚟㗎。好食㗎。」一邊說一邊已經挖下一隻朱古力眼放進嘴裡。

「佢一早已經想食。做這個的時候應該喺學校食咗唔少。」老婆笑著解釋。

「爸爸同我分享呀。」大仔向媽媽說,然後挖下另一隻朱古力眼睛……

 

平日大仔的作息時間是九時,今天他為了送這份禮物給我,頂住眼瞓等我回來,算是非常有誠意,就當賞朱古力佢食。兩仔爺一人一啖食完整塊Hello Kitty麵包,我最後也可幸地有一粒朱古力入口。見塊麵包被幾層膠袋包住,忍不住小聲問老婆知唔知塊包放了多久,她笑笑口說「時間應該唔短」。可能心理作用,我覺得麵包有點酸,但算了,因為我個心很甜。

 

「仲有㗎。」大仔抽出一張卡,手上還殘留一點溶掉了的朱古力。

「嘩!張卡好靚喎。」是一張裇衫形的自製父親節卡。

「似爸爸。」大仔指向我,因為我還一身返工 Look 未換衫。

「係喎,一樣喎。」我望望自己的裇衫。

「但係呢個太細『唔得著』喎。」(*什麼是『唔得著』?詳細請看【童言集:唔得呀~】

「係喎,太細件『唔著得』。」我一邊說一邊打開張卡。

「爸爸同我。」大仔指著裡面貼了父子早前學校運動會的合照。

「咦?媽媽同細佬呢?」我順便試試他怎說。

「媽媽照顧細佬,佢要食奶。」大仔走向媽媽搭著細仔的小肥腳。

 

突然間有點感觸。只是三年,大仔已經可以對答自如。面對大仔無邪地句句簡單直接,相比一個鐘前,在公司每句說話也得諗過度過,對比也實在太強烈了罷。回家也真是太好了,我吸了口氣,眼睛落在最後一件禮物。

 

「咦,這個是什麼?」我拿出了小布袋。

「返工袋囉。睇下。」大仔打開了袋子,展露出裡面放著的幾張報紙。

「嘩,啲報紙好整齊喎。」我很隨便說了。點知大仔答:

「唔係呀!係你啲公司嘢嚟㗎。我地之後可以一齊返工啦。」

「好提議喎。」我笑著,但其實很想喊。

「爸爸,父親節快樂。」大仔已經眼瞓到極點。

 

我慢慢抱起大仔,放他到床上。他很快就睡著了。

 

毒男爸爸,普通香港人一個,活在這個世界上出名壓力頂級的城市裡,生活必要有一定程度的取捨。為了幹活,可能要放棄一些家庭時間。但回到家裡,幾個大叉電機總會在旁:老婆、大仔、細仔。老婆常以身作則「身教」我,她總是正面又有笑容,總是全力 Charge Up 這頭家。她的儍笑確實很厲害,因為她的笑,比阿仔們更傻。而我總是很喜歡看。

 

有人說子女上小學後有了朋友圈就不會再黐實父母。近日看了些文章,說因為科技發達,小朋友接觸新事物太多太快,現正三歲已經可以不理你。吓?!三歲?那這次會否是最後一個黐身父親節?我真的希望大細仔,有朋友的同時,也會當我和老婆是朋友,就這樣一直同行,並一同成長。

 

阿大仔,我會記住你三歲父親節時,送了一塊令我有些肚痾的大臉Hello Kitty朱古力麵包比我。我一定會記住。

 

毒男爸爸
由一支公毒男,娶老婆變老公,再加個仔變爸爸。外表開始修成爸爸的模樣,骨子裡仍然是毒男一名。短短幾年有很多轉變和軼事,好想搵個地方,從男人和爸爸的角度,分享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