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的夢】網球新星韋怡靜: 期望有天進軍法網!

Posted on June 13, 2016 By       5,215

20160613_candy00

11歲的韋怡靜(Candy)早前勝出「LONGINES Future Tennis Aces發掘未來網球冠軍 ─ 香港區選拔賽」,代表香港出征巴黎,與來自世界各地選手比賽,雖然最終輸給墨西哥選手,未能擠身八強,但對小妹妹來說,也算是向理想邁進了一步。

 

無心插柳展開網球路

Candy是一個甜蜜的女孩,因長期練波皮膚被太陽燙成蜜糖色,說話爽朗但又帶點害羞,訪問期間不時坐在爸媽的腿上,陽光底下藏著嬌嗲一面。從她的言談舉止,完全感受到她對網球的熱愛:「打波開心,但贏波更開心,因為證明我勁!希望一路打上去,做職業(球手);就算做唔到職業,我會做其他野,但都會打波!」

 

她六歲開始打網球,起初完全是無心插柳。爸爸韋生踢開足球,剛好有朋友教打網球,就讓大兒子去學,當時Candy不肯打,他也由得她。直至小學一年級時,Candy突然提出想打網球,於是正式跟教練學習。

 

韋生韋太讓Candy打網球,旨在接觸運動,強身健體,不要只顧打機。沒想到女兒打了幾個月,竟在一個小型網球比賽中拿下第一個冠軍。

 

態度重於成績

Candy第一次贏波當然開心,但韋生韋太對輸贏則看得輕如鴻毛,「打波唔係贏就輸,得兩樣,輸係自然的事。」或許韋生本來也是運動員,特別理解球員心態,於是擔當起女兒的心靈導師,他指:「Candy細個輸波會好低落、好唔開心,唯有不停跟她傾偈。」這五年來,韋生這個角色從未變過,每場比賽後都與女兒傾談,疏導情緒。唯一變的就是,由起初能與女兒對打,到現在完全不是女兒對手,只能發球給她練習。

20160613_candy03

Candy說爸爸的勉勵她有聽入耳,但爸爸常常講完又講,她想走又不敢走。

 

韋生韋太直言,希望女兒能開心玩運動,不一定要有甚麼結果。所以比起賽果,他們更著重Candy的態度,若果Candy練波不認真,或是比賽態度差,爸爸可是會訓話的。韋太補充說:「每樣事情最緊要都係態度,好似讀書未必要考全級頭幾名,但上堂做功課都要認真。」

 

女兒能代表香港出賽,是韋生韋太始料不及,「有時看她打波懶散,都會問她想唔想繼續,跟她說不一定要打的,但如果好鍾意打就要努力。」

 

學業網球同時兼顧

Candy的練波時間表其實頗辛苦,一星期練四日波、一日體能,只剩一日平日和一日假日可以休息,Candy也說練波好辛苦,夏天曬、冬天凍,但她覺得網球好好玩,又有好多朋友一起玩,縱然辛苦,還是喜歡。

 

為了打網球,她犧牲了不少玩樂時間和睡眠時間。每晚練完波回到家已是晚上八點半,食飯、沖涼、做功課後已經要睡覺,功課多的時候更要做到夜深,令到睡眠不足。韋生說:「班主任很體諒,通融遲交,但她對自己有要求,不肯遲交。」

 

爸爸媽媽心痛女兒,功課上能幫的都幫,幫忙找資料,不懂做的題目就先給答案,待日後再解釋。Candy承認上堂時會很想睡,但因為怕被老師鬧而不會睡,既然這麼辛苦,有否想過為了睡覺而不練波呢?她立即說:「唔會喎,我寧願唔返學,哈哈!」

20160613_candy05

叫她做些趣怪表情,她真的十分古靈精怪,難怪爸媽如此疼愛。

 

雖然Candy的網球成績出色,但韋生韋太不希望女兒掉下學業,「讀書都緊要,知識跟一世,要識基本的。」不過他們多次強調:「成績不重要,用心讀就可以了。」

 

未來發展看女兒意願

網球在韋家扮演重要的角色,連繫了一家人的感情,大兒子Oscar和小女兒Candy都打網球,韋生韋太平常生活花了不少時間在網球場,親子間多了「網球」這話題,溝通亦變多。

20160613_candy01

 

韋太一星期四天帶著Candy從天水圍去九龍仔練波,三小時的訓練她全程坐在旁邊,就算烈日當空底下,她也不會走開半步。說起女兒的網球,她眉開眼笑:「我真係好鍾意睇她打波!」

20160613_candy04

問Candy喜歡媽媽陪著她嗎?或許媽媽在旁,她害羞地「嗯」了一聲當作回應,後來才私下告訴我喜歡媽媽與她同來,但理由卻相當可愛:「我唔鍾意自己一個出嚟咁遠,條路好恐怖。」

 

Candy即將升中,課業將會愈來愈繁重,現時尚可網球和學業雙向發展,但未來或許要在兩者間作抉擇。韋生希望一切順其自然,「起初根本不知道她是否有興趣打網球,也沒料到有今日成績,但見她喜歡就支持她。父母只是輔助角色,讓孩子自己發展,看她到時的選擇,她鍾意玩就支持她,健康就得。」韋太亦不否認自己為人父母,當然期望子女有所成就,不過最終還是要看孩子意願,他們只能在旁引導和提點。

 

這場無心插柳下衍生出來的夢,未知結果如何,但韋生韋太最在意的不是女兒將來成就,而是她有否在網球運動中學習到正確的人生態度,他們說:「運動令人堅強和積極,有奮鬥目標。運動講求堅持,雖有低潮但不可放棄;打波同做人一樣,總有失敗時刻,但不要放棄。」

 

Candy:打波係最大娛樂

別的孩子放學後或回家玩樂,或到補習社上功課輔導班,Candy卻長途跋涉練波去。練波雖累,但她不但毫無怨言,更說打波是她的最大娛樂。若不喜歡,怎能堅持?

20160613_candy06

「我鍾意打波,即使(手腕)受傷仍然都想打。」她說。不過爸媽和教練可不許她這樣做!

 

打波以外,星期六的下午和星期日就是她的休息日,和家人踩單車、跟爸爸踢波、與媽媽下廚,對她來說,爸爸媽媽既是父母亦是朋友,原因?「有時一齊玩,有時好囉唆!」

 

上月底出戰巴黎「LONGINES發掘未來網球冠軍」前,她自知其他國家的選手自幼已經練到球技精湛,故並沒期盼自己能勝出比賽。最後雖然八強不入,但總結這次旅程,她認為實戰經驗寶貴,能與不同國家的同齡選手一起訓練和比賽,在他們身上學習良多。雖然輸了,但她自覺打得還不錯,並期望日後能多加訓練,將來有機會進軍法網!

20160613_candy02

 

後記:不是怪獸

一邊寫一邊擔心。會不會人看完這篇文章以後,以為韋生韋太是怪獸家長,女兒放學已經這麼累,還迫她練波?這念頭冒出幾次以後,方察覺到現今社會確實太易被標籤,催谷的家長是怪獸、天生天養的家長是怪獸、走另類教育的家長是怪獸……

 

在這個人人可以說別人是怪獸的年代,或許用言詞來辯明自己不是怪獸是徒勞的。最直截了當的方法是──看看孩子是否快樂。當Candy再三訴說她有多愛打網球,我便了解她不是有一對魔鬼父母或怪獸家長在身後推著跑,而是有一對無條件支持她的爸媽陪在旁邊走。

 

你的孩子或不是網球新星,但肯定亦有好多夢想。身為父母,你會陪他同行,還是要他與夢想愈走愈遠?

 

撰文:蕭栽
攝影:Alex

 

蕭栽
熱血編輯部成員! 永遠十八歲之八十後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