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路人

Posted on May 9, 2016 By       2,487

20160506我要說的這條路,叫奶路。

 

如果你是一位成功的母乳哺育者,身邊很多支持者,或是你是一位母乳媽媽的支持者,恭喜你,你不用花時間在這篇文章上了。

 

自己曾經是一位失敗的母乳餵哺者,也曾經是一位非常成功的母乳餵哺者。失敗與成功,除了是本身的經驗及信心不足之外,也是多得身邊的一群「同路人」。

 

同路人可以是你的另一半﹑家人﹑朋友甚至同事。他們在你的奶路上或多或少影響了你,決定你奶路的成敗。他們未必跟你說過什麼,但他們的舉動或存在已經對你有種無形的支持或否定。

 

我初次懷孕便決定要餵母乳,因為我堅信自然的最好。當我生產後,排山倒海的邀約使我喘不過氣來,甚至令我患上輕微的產後抑鬱。朋友的相約還可以推卻,最難推辭的是家人。有母乳哺育經驗的人都知道,生產後媽媽及嬰兒都需要時間學習母乳餵哺的技巧,而最初的餵哺最好是「FEED ON DEMAND」的,即是只要嬰兒哭鬧就馬上餵哺,完全不需要設下時間表。本來獨自在家坐月我,每逢兒子哭鬧就開始餵哺,我可以自由自在地坐在客廳﹑睡房或是餐椅上餵哺。可是當愛孫深切的家人每天來打搞後(對不起我一定得用打搞這個字眼),我在餵奶時只可以往睡房躲,也心急地盡快完事,以免有失招呼,屈在小小的睡房中不甚麼自在,心情也好不了多少。有時清早剛餵完奶,想趁機補眠,又聽到幾下鎖匙聲,於是勉強起床打招呼,心頭一氣又睡不著了。如此心情不佳加上睡眠不足,身體及奶量都不長進。

 

即使我勸自己別因為家人的到訪而介意,也總有人在適當時候說句話打擊你。例如在我餵完奶後問兒子是否未飽,或者問我為什麼他長得不太肥,有朋友甚至會請我不要再討論母乳的事,因為他覺得「好核突」。這些言者無心的說話對我來說是非常有意,直接打擊初為乳娘的我。到最後,更給我致命一擊:熱心地為我住一頓補身的回奶坐月餐,令我本來就已經沮喪的奶量跌至冰點。

 

再次懷孕後我下定決心,把所有擋路者視為敵人。我事先張揚在坐月期間不接受探訪,也預先向醫生表明會餵母乳。在懷孕的九個月中,我搜尋得最多的是母乳餵哺的資料,到臨盆前還盡地一鋪,不買後備奶粉及請醫院以針筒補奶。這次我預備充足加上女兒的配合,奶路順通無阻,有一段時間更富可敵國,雖然換來十八個月的睡眠不足及行動不便,但我償還了最初的心願,給自己寶寶最好的禮物。而最重要的是,因為我常把想法分享給身邊的人,身邊的人看我心口掛個勇字,一副拼死的決心,也不好意思再來擋,不再隨便說出打擊我的說話。

 

如果你身邊也有一個努力的乳娘,請你默默支持她便可以。或許你想幫她一把或不忍心她如此辛苦,果真如此的話請幫她鋪平面前的路,為她行個方便,而不是拆毀她。

 

還有,坐月及哺乳中的媽媽記憶力再衰退,都會記得別人對她奶路我踐踏,請各位不要犯禁。

 

搣時媽媽
在家,我是媽媽,也是搣時;工作時,我是搣時,也是媽媽。有人說,孩子的第一個老師是他的媽媽,而我對某些孩子來說,第一個媽媽也是他的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