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學半日制之謎思

Posted on March 21, 2016 By       4,717

先利申一下,我的小學時代仍然是半日制的,那時候隸屬下午校的我,在午飯過後才啟程上學。不過,因為雙親都需要長時間工作,父母為免我獨留在家,安排我到家附近的一所「補習社」上托管班。

 

這家補習社開放的時間非常長,由早上七時到晚上九時都營業。而我總是最早到的一﹑兩個學生,在補習社吃完飯後,直接乘車到學校上課,下課回家已時下午六時了。另外,雖說是半日制上課,功課倒也不少,平日每天有七至八項,假期前夕更會有十至十二份功課,每天回家完成功課後,已沒有額外時間偷閒。

 

最妙的地方是每逄長假期,補習社會推出「假期托管方案」,家長可以由早上七時至晚上九時全時間托子女托管在補習社中,包兩餐。到來的學生每大概有八成的時間完成各科的補充練習,其餘兩成的時間是吃飯及靜態休息。補充練習做得快,不代表就可以早早休息,因為老師有大量的「存貨」,做完一份會再影印一份。哪可不可以拖延時間,一份練習用一整天時間悠閒地完成呢? 答案是不可以的,因為老師會不斷逼迫學生完成,太慢的還會被打手板。這種「地獄式」早七晚九的假期托管有誰這麼不幸地參加過嗎? 我試過,我真的試過!

 

後來小學推行全日制,這家補習社的半天托管開始式微,現在只有數小時的功課補習班,也不再提供午餐了。不過如果參加這種功課補習班,不論是因為家長照顧的問題,有些是因為學業上的問題,學生仍得由上午八時在學校開始一直上課到下午六、七時,才由補習社回家。

 

無論小學是全日制或半日制,整個香港的教育生態如果維持不變,學生仍是會受一樣的苦。如果如當年的半日制上學,但課餘時間被迫塞進托管班,然後功課量跟現在全日制上學的一樣多,學生仍會喘不過氣來。全日制或半日制,不是學童壓力的最關鍵。課程內容﹑學校的教學方針、功課措施﹑考核制度﹑家長及社會期望才是壓迫學生的最大源頭。

 

搣時媽媽
在家,我是媽媽,也是搣時;工作時,我是搣時,也是媽媽。有人說,孩子的第一個老師是他的媽媽,而我對某些孩子來說,第一個媽媽也是他的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