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狂十一月

Posted on November 23, 2015 By       1,651

每年十一月都是學校的旺季,因為沒有公眾假期,大部學校又開始第一學期的測驗,有些學校會在十一月設家長日及開放日,因此多個周末都變成了工作天。

 

其實教學多年,多個十一月都捱過了,偏偏同事們都覺得這個十一月特別辛苦。由十月底開始,病魔在教員室蔓延了,多個同事像一個一個中咒似的病倒。高峰期時有三分之二的同事戴上口罩。要知道老師因工作性質是不輕易請病假的,請假要麻煩同事代課,回來又要在病與忙碌中代回其他缺席同事的課,變相請一天假,往後工作量多數倍。所以請病假是有「搵自己笨」的感覺。很多同事因此病到全身乏力﹑完全失聲,也是「爬」回來上班,以免招致惡果。近年教育局要求學校成立法團校董會,亦更改了以往老師請三天病假以上能獲政府津貼聘請代課老師的規定,於是假若同事請病假,要不其他老師要共同承擔缺席同事的課,要不學校需要在政府的一筆過撥款中自費聘請代課老師。只有當老師連續請三十天病假,政府才會額外解囊。

 

教師的工作一多,不只他自己的身心靈有損,連他的家人也會受影響。記得以前工作忙的那幾個月,跟父母完全沒有機會溝通。一下班踏出校門,已經完全不想再開口說話。回家吃飯後又開始批改及備的工作,唯一沒事做的一﹑兩天,就早早爬進被窩,以免明天上班又精神不振。後來調整了自己的工作時間,決心不把工作帶回家,但遇上開會的日子,仍然是日未出而作,日入仍未息。婚後有了小孩子,在瘋狂的十一月中仍會迫不得已地夜歸,一星期總有數天來不及買菜煮飯,要舉家叫外賣,跟小孩能相處的三個小時也是頂著疲倦及睡意,質素不甚麼佳。多少天一開家門,看見兩個小朋友由沉悶一轉為笑,然後跑過來迎接,心裡有千萬個抱歉及心痛。如果剛巧那天要開家長晚會,那麼我們在孩子起床之前便出門,孩子睡了才回家,變相他們當天一整天都看不見父母。

 

「倘若冬天到了,春天還會遠嗎?」詩人的詩句在每年的十一月都會提醒的。可以在這種瘋癲日子堅固自己的,可能就是家的溫暖和十二月的假期了。

 

搣時媽媽
在家,我是媽媽,也是搣時;工作時,我是搣時,也是媽媽。有人說,孩子的第一個老師是他的媽媽,而我對某些孩子來說,第一個媽媽也是他的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