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爪魚家長:長居火星的教育官員

Posted on November 3, 2015 By       2,878

長居火星的教育官員

寫升小專欄一段日子以來,家長查詢問題之首是「學校功課多不多?」,近日有人邀請加入臉書「不願小朋友成為功課奴隸」的群組,比任何韓劇更加催淚,一個又一個活生生例子,父母眼看孩子被功課、TSA扭曲帶來的操練壓力,不單是透不過氣,而是一種對孩子及家長的身心折磨,可怕之處是家長彷彿看不到孩子痛苦的終結……更可怕是教育局活在火星,請問局長,你為日夜做功課、操練、水深火熱、漸失光芒的孩子做過些什麼?Nothing!

開宗名義,本周不寫任何升小攻略,望借此欄一用盡一點綿力。撤銷TSA減輕孩子被操練的痛苦,私心也是為了自己的兒子及女兒的將來,決定借位為家長及孩子叫救命,尊貴的官員請來到地球,花少少時間看一看。

 

臉書分享的典型例子,絕非個別事件

「我小朋友上小一一個多月,每天6:15起牀;最少3份,最多10份功課,開學一個多月,中英默總共6次,下星期測驗……起初功課真的不多,孩子也能獨力完成,但今日7份功課,他大部分都不懂,結果要我們放工回家才可以開始做功課……最難過是,他不是不肯做的,而是第一時間,自己不肯吃飯,要我先教他做功課……我才更痛心……我可以哭嗎?作為媽媽,我想為他擋去不合理的壓迫,讓他在他的步伐裏成長,保持那份悅學,赤子心;然而,我怕我會先倒下。」

 

每周補課三天應付TSA

「我仔,三年級,學校強制全體三年級學生,逢星期一、二、四,放學後留校補課以應付TSA,回條係無得選擇同意/不同意,我即時寫信向校長反抗。」「每天的心情就像坐過山車……孩子就讀全日制學校,最期待的就是看到孩子放學回到家。但是……孩子回家後的重頭戲這才開始。孩子現在就讀小三,學校為了操練TSA,硬生生將原本每天最後兩堂的功課堂用來操練。」

尊貴的官員們,家長心聲可以不聽,學者、校長的聲音又如何。

港大教育學院講座教授、教育家程介明:「可惜的是,同樣的教師和校長,會立即告訴你,現在大家都在為TSA而操練學生……畢竟學校還是把TSA看成是公開考試。又由於有一些學校因此而操練學生,弄得善於攀比的家長緊張起來,互相形成壓力,又進而對學校形成壓力。」

PISA香港中心總監何瑞珠:「她們的孩子從小一開始已經操練TSA,購入的練習本竟多達19本,還要應付模擬試題,家長及孩子都感到十分吃力。教改不是要培養學生閱讀的興趣嗎?不是要培育他們自主學習的能力嗎?」

 

消磨學習興趣

救恩學校長陳梁淑貞﹕「不少學校用盡了孩子真正學習的機會,進行密集的機械式操練,目的是爭取更高的分數,以『分數』去代表學校的『質素』。這樣一來,便完全消磨了孩子學習的興趣和動力,實在有違教育的真意。」

教育局可繼續充耳不聞,幾敢預言將成為國教科的翻版。官員們,從火星回來了嗎?家長們憤怒了。

 

文﹕梁永樂@八爪魚家長
作者簡介:明報前教育新聞組長,育有一子一女,從新聞前線真正跳入教育大洪流

 

 

八爪魚家長
「八爪魚家長」﹕趙公梃(Tom 爸)商界精英與梁永樂(樂爸)前教育傳媒人,兩位與絕大部分香港家長一樣,忙工作、忙應酬、忙得八爪都不夠用,自稱「八爪魚家長」,兩人於報章專欄分享育兒的喜與樂、講培育子女的心得,立此存照,給子女日後「秋後算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