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我難過的話

Posted on November 1, 2015 By       3,624

Alison-Cheng-Photo_1-Novemb

每次聽到這些話,我的心既酸且痛:「你在家工作,即係『唔駛做』啦!忙?講笑啦!無可能!如果覺得忙,你真係有問題。」素來知道「家庭主婦」不受重視,主婦的「日常工作」不獲肯定,「處理家事等如不用工作」的想法「深入民心」。我本可處之泰然,一笑置之,不過,當難聽的話衝著自己而來,又或者出於親人之口,給身邊人調侃竊笑,總不免傷心難過。

 

當年在職場打拼,每天分秒必爭,工作排山倒海,為營造「專業」形象,身上腳上衣履光鮮,臉上一派「職業女性」的驕傲。當「歸家娘」以後,華衣美服統統掉進衣櫃底,天天腳踏同款平底鞋,棉質衛衣配牛仔褲,胸前一條「大孭帶」,肩上一個「嬰兒袋」,飾物少之又少,避免刮傷孩子。以前穿越商業大樓,現在超巿游戈,落差之大,可想而知。丈夫偶爾善意揶揄我:「婚前婚後,兩個樣。」有些親戚則會說:「有兩個碩士學位又如何?現在還不是一個湊仔婆!」

 

未曾親身照顧幼兒的人,很難想像家裡有個稚齡孩童,主婦能有多忙。惟過來人必定知道,主婦每日為子女「晨昏定省」,家人的衣食住行,均要張羅。無論有多睏,身體有多不適,只要家中有黃口,主婦就要睜開雙眼撐下去。為孩子丈夫建立一個「五星級的家」是主婦的終極目標,家人的歡笑就是她們最大的報酬。

 

主婦把自己置於極低微的位置,家庭利益為先,個人福祉在後。因為低微,所以沒有「地位」。從不會有人為主婦「衡工量值」,儘管家裡井井有條,也不見得對整體社會有何效益。大眾對「家庭主婦」賦以一系列標籤 ── 街巿 / 超巿買東西銖錙必較、為贈品而不辭勞苦儲大量印花、有特價貨品則不甘後人兼前仆後繼地搶購、話題總離不開老公子女或街坊趣聞。「家庭主婦」的別號是「師奶」,「師奶」的形象總是一頭短曲髮、一副眼鏡、一件花衫和一對婆仔鞋。別人戲謔我是「幸福少奶,生活無憂」,實際是在我頭頂上蓋個「師奶」印鑑,聽來像挖苦,多於讚美。

 

我忙,因終日埋首在家,處理大堆家務,為一大一小營營役役。我會為他們挑選新鮮食物,親自下廚;我會分類清洗丈夫的衣物,曬乾後疊好放回衣櫃;我白天陪女兒讀故事,黃昏帶她到公園玩耍,晚上替她洗澡;到了假日,為父女倆安排親子活動,彌補丈夫出外工作損失與愛女相處的時光。

 

再忙,我仍堅持不聘外傭,親力親為照顧家庭,目的是要以身作則,讓孩子「耳聞目睹」照顧別人、待人接物、言行舉止的各種細節與正確態度。我每天帶著女兒到超級市場買生果、蔬菜、魚肉,教她分辨各類食物;到櫃台付款時,請她幫忙以現金或八達通結帳;洗衣服時,請她把衣物放進洗衣袋;曬衣物時,請她幫忙拿衣架、教她各類衣物的名稱;出門時,見到管理員或鄰居,教她報以微笑打招呼。我要女兒明白「自己的事自己做」、「待人親切有禮」的道理。

 

每天為家人勞心勞力,消耗的精神體力,無可估量,慶幸女兒乖巧,丈夫甚少投訴。當今,為家庭盡心盡力的「師奶」,豈止我一人呢?

 

請勿再以「無知師奶」或其他難聽的話,來詆譭那些犧牲事業、為家庭付出的婦女,她們的努力亦應獲尊重。

 

圖片來源:Dream Nannies

 

初為人母
「為了孩子,放棄全職工作,在家做「自由身工作人」,並趁機進修,成為雙碩士。女兒出生後,本著「身教勝於言教」的理念,決意一手一腳帶孩子,希望與其他媽媽分享育兒經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