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不人道」的工作

Posted on October 3, 2015 By       13,143

Alison-Cheng-Photo_4-Octobe

丈夫給我看一段短片,畫面是一個接一個的求職者在面試,面試官對他們說,這份工「要理財、管理、人際溝通,樣樣皆精」,但卻「全年無休」、「沒有薪水」、「沒有固定工時」、「沒有用膳時間」,眾求職者表示難以置信,甚至有人批評這份「工」不人道,質疑是否合法,「應該不會有人願意做這份『工』」,但面試官反駁,全球目前有數以十億計人從事這份「工」,她們就是「媽媽」。

 

沒錯,當媽真的很難!先是懷胎十月,肚大如籮,腰酸背痛,雙腳浮腫,孕吐連連,時而食慾不振,時而餓得發慌,好不容易捱到瓜熟蒂落;臨盆在即,陣痛劇烈,全身滾燙,如受千刀萬剮,痛得無法動彈、無法作聲、無法思考,連睜開眼睛的力氣也沒有,每分每秒猶受酷刑,幾經折騰孩子終於要出來;使出蠻勁,出盡全力,生下孩子,之後氣若游絲,彷彿徘徊生死邊緣;剛生產完,護士把孩子抱來,雙手乏力,根本沒法親自抱著孩子,但視線還是緊緊跟隨寶貝兒,那管熱淚盈眶,看得迷迷糊糊。

 

接下來的半年,日復日餵奶、換片、陪睡、陪玩,替小寶寶洗澡、洗衣服、清洗玩具家具。進入吃固體食物的階段,每天為她準備早、午、晚三餐,餵奶、換片、陪玩、陪睡的工夫依然少不了。現在的她,會走路,會說單字,從早到晚追著媽媽,要求說故事、陪玩洋娃娃,要媽媽看著她畫畫、唱歌、跳舞,不停指手劃腳,要媽媽「sit down」「here」或「there」。當我在廚房做飯或上廁所的時候,小人兒會不甘寂寞,在門外喊「媽媽」,不斷催促。

 

每天清早醒來,一直忙到晚上,照顧女兒之餘,還有大堆家務。待小娃娃睡了,才有點時間做「自己的事」,不過,所謂「自己的事」,多半也是為寶貝女張羅。若然說我為她犧牲事業、賠上所有私人時間、放棄個人娛樂和社交生活,倒不如說我倆的生命早已唇齒相依,她不能沒有我,我也不能失去她。

 

因為血脈相連,我不由自主要求自己「做得更多,做得更好」,對自己要求之高,絕不比當年在職場打拚時低。要養育孩兒成人,品格良好,尊重長輩,待人有禮,這份壓力,不遜於任何一份工作。

 

女兒日漸長大,每天都會做些新鮮有趣的事,給我無限「驚喜」,讓我知道她學會做的事越來越多,鬼主意也越來越層出不窮。我不能只有幾道板斧,否則難以駕馭這小靈精。天天跟女兒「鬥智鬥力」,時會感到力不從心、力有不逮,甚或覺得身心俱疲,但時間不會因此而停下來,我還得硬著頭皮撐下去。

 

當媽真的很難!現在有切身感受,才明白母親的耐力有多驚人。這份「全天候的工作」,無標準工時,無最低工資,病了不能請病假,累了不能休息。孩子喊一句「媽」,睡了也得醒來,吃飯也得掉下碗筷。這句「媽」練成女人的「銅皮鐵骨」,練成女人「百忍成金」、「百折不撓」。簡單的一個「媽」字,是畢身的千斤重擔。那些願意一世為驢為馬,卻又甘之如飴的女人,就是稚子口中的「媽」。

 

感謝丈夫「明察秋毫」,讓我知道枕邊人懂得欣賞我,不會怪我是「長有一對熊貓眼的黃面婆」。

 

如有興趣看看上文提及的片段,可登入: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B3xM93rXbY

初為人母
「為了孩子,放棄全職工作,在家做「自由身工作人」,並趁機進修,成為雙碩士。女兒出生後,本著「身教勝於言教」的理念,決意一手一腳帶孩子,希望與其他媽媽分享育兒經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