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戰怪獸

Posted on September 14, 2015 By       2,280

社交網上近月流行一個專頁,是有關年青老師遇上怪獸家長的故事。故事斷續地刊登後,得到很多不同的回響。有些人抱難以置信的態度,有些人則表示自己的確遇過類似的事。

 

教學十年,朋友有是也會問我有否遇見怪獸。怪獸當然聽過見過不少,但親身面對的卻幸運地不多,起碼當我閱讀社交網上的故事時,腦海中仍未想到有那一個自己遇到的比文中的更過分。說起怪獸家長,也有很多個層次。大家常聽的是那種來自社經地位中高階層的,愛用金錢﹑資源 及監控式手段的打造子女的「直昇機」家長。而我也遇過凡事偏坦子女的「世界將我包圍」家長及由歲首到年終都找不到他的「隱形」家長。

 

「直昇機」家長其實對老師的工作並不會構成太多的負擔。因為他們多數在課外時間才安排子女上不同的研習班。對於子女的課業表現,他們大多很著緊,所以如果有什麼家長通告﹑收費﹑家長講座等等,其實學校老師絕對能準時收妥,也不需要在家長講座以前逐一打電話邀請家長出席。不過面對這種家長最大壓力的是測考時,這些家長會把發回來的試題反覆看至滾瓜爛熟,然後找出可以挑戰的地方,請老師為子女加分。我就有一位朋友在中文考試後,收到一位家長的短訊,當中引經句典地說明子女的答案也是正確的。朋友是專科專教的老師,當然一看就知道家長引用的參考資料是斷章取義的,但也因此而跟該位家長周旋了多天,心力交瘁。

 

在我工作的學校裡,這種學歷程度的家長為數不多,有的也是相當有禮貌的,所以慶幸自己未遇過跑來挑戰的家長。又因為高年班多以公開考試答案作準,所以大家的焦點也在考評局上。可是我卻有遇過「世界將我包圍」家長,這種家長多是因為想跟子女保持良好關係,或是教子乏力,想給老師一個孩子,再無痛地收回一個人才,而要求老師去更改校規或付出額外的時間管教他的子女。我就遇過有家長因為想安撫不脫下耳環的女兒,打電話向校長投訴戴耳環的女同事。又有一次子女想在規定溫度以上的日子穿非校服的大褸回校,於來家長打電話到教育局分區主任處投訴學校校規不人道。這種事並非罕見,我有一個朋友是某區的教育區分區主任,他就跟我提起過,奇怪的投訴每天都有,而且是大量。又有家長會要求老師把經常欠功課的子女留堂至晚上,好讓他做齊功課才回來。這當然是一個好辦法,回家後家長再也不用督促功課的事,家庭關係一下子緩和了,卻不把老師當人看。

 

同事們茶聚,席間有同事說,怪獸很多時都是學校及社會造成的。社會高舉人權,什麼會違反校規的事都以剝削人權為原因而被挑戰,最後沒有人尊重﹑明白及遵守規則。學校也過分怕事,怕媒體,怕負評,在教育學生上綁手綁腳,畏首畏尾的,最終只會令怪獸越來越多,越來越強大。受害的除了是跟他們埋身肉搏的老師,還有就是得不到教育成果的社會本身。

 

搣時媽媽
在家,我是媽媽,也是搣時;工作時,我是搣時,也是媽媽。有人說,孩子的第一個老師是他的媽媽,而我對某些孩子來說,第一個媽媽也是他的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