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遇上一個像BING BONG 的朋友(小心劇透)

Posted on September 7, 2015 By       2,602

Bing-Bong-Joy-and-Sadness-in-Long-term-memory-1000x563

兒時的第一個好朋友,是我的小學同學。我們住在彼鄰,會一同坐校車上學。在學校的片段大概都忘得七七八八了,反而仍然記得在校車上的時光。兩人常常坐到最後排,有時傾談,有時玩耍,偶爾玩得聲浪太大,就被前坐的學兄學長警告。那時兩小無猜,大家不懂談學業﹑人事,或志願,只單純認定對方是好知己。

一年級學期末,小知己告訴我她要搬走了,媽媽也已經為她轉校。早年新界交通不便,一個小朋友要到市區找朋友,談何容易,於是暑假前她把新地址給了我,相約以後寫信給對方。之後零零落落的通過幾次信,利用書信我也邀請過她到我的生日會,甚至在小六時大家互相報告了升中的去向。到任教師的第一天,我坐在陌生的小巴上,望著窗外的風景,看到一橦大廈,猛然想起了就是當年小知己搬往的地方。分別十五年後,我才首次路經此地。此後我不時在網上打聽,在同事間打聽,可惜也不知道小知己的近況,當年哪個頭髮自然曲,帶點啡黃的小女孩,不知現在可好?

 

後來升讀小四,在班中認識了另一位好朋友。好朋友跟我性格頗相似,大家創意無限,談話內容天馬行空。有一次她興奮的告訴我新開的西式快餐店正在招募中文名字,英文半筒水的我們合力想了一個建議,然後由她填表參加,相約如果得獎就平分。當時我們自信滿滿,認為一定會得獎,可是當結果跟我們建議的只差一個字時,我們失望得很。又有一次她想送禮物給我,明明就坐在彼鄰的我們突然覺得郵寄才是最浪漫的做法,於是她在課後到郵局投遞禮物。可最後不知是寄失了或是什麼的,郵包始終沒收到,兩個小人兒每天碰面時第一句就是問:「收到嗎?」後來又是升中把我們分開了。可幸的是近兩年在社交網路上靠朋友的幫助找回彼此,還出席了大家的婚禮,真是非常感動。

 

回想人生路上的朋友,最知心的總是那些陪伴我渡過無聊日子的人。待在一起時總是快快樂樂的,不用求得著,不談勢利的東西。即使是做最無聊的事,談最沒有內容的笑話,跟這樣的朋友就是最輕鬆最快樂。

 

暑假跟兒子上了兩次電影院,其中一次就是欣賞大伙兒都在推介的《玩轉腦朋友》。朋友都說很催淚,邊看淚水在眼框內轉,因為我為人眼淺,所以拖到八月才敢到電影院。結果整套電影我跟兒子也懷著快樂的心情欣賞,唯一使我感動得想哭的,是BING BONG 最後跳車的一幕。看著一個由主角幻想出來,陪伴主角渡過最平凡的日子,甚至一直活在主角的腦中,最後犧牲自己的朋友,我突然就想到我人生的這兩個小知己。如果每個人一生能有一個像BING BONG 的朋友,一定是人生中其中一件最幸福的事。

 

你找到了你的BING BONG沒有?

(PS 那個小一後就搬離屯門, 頭髮自然曲,帶點啡黃的的小知己,你在哪裡呢?)

 

圖片來源:網絡圖片

 

搣時媽媽
在家,我是媽媽,也是搣時;工作時,我是搣時,也是媽媽。有人說,孩子的第一個老師是他的媽媽,而我對某些孩子來說,第一個媽媽也是他的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