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千嬅:不需要急於一次過要孩子學懂人生所有才藝

Posted on March 22, 2015 By       28,938

楊千嬅

在《五個小孩的校長》電影內,靈魂人物呂校長由楊千嬅飾演,電影上映,讓大家都關注香港教育問題,我們也和千嬅談了她對囝囝教育的心得。

 

電影的「真」 帶動對教育之關注

楊千嬅在電影中飾演$4,500校長,在校內一腳踢,教書、清潔、接送、家訪,電影中,千嬅表現的堅毅與意志,令觀眾看得動容。電影載有滿滿的正能量,千嬅認為電影最重要提醒大家對教育的關注,「香港電影通常有很多計算,很少可以拍出那麼並不商業的電影。成件事由籌備到劇本,都不會偏離真實太遠,最重要就是提醒大家對香港教育的關注,認真關心小朋友教育,對老師的支持。現在辦教育不容易,社會改變了很多,令老師的位置及教學抱負也和以往不同了。這是家長、老師、學生之間的平衡,這鐵三角只要平衡得好,小朋友就可以快樂學習成長。」

 

面對與五位小演員,難度相當高,不過已為人母的千嬅深深明白,對小朋友,耐性最重要,「 與小朋友相處,明白耐性好重要,要多點由她們角度出發。不過她們表現得好穩定,始終都是由四百幾人挑選出來,而且又經過兩個月訓練。她們對故事內容很熟悉,但熟悉程度又不像在做戲,她們這一代的能力比我們高得多了。」

DON_3724q

電影由真人真事改編,導演希望加強真實感,拍攝場地都是故事主人翁的實景,千嬅在實地拍攝時,也代入了主人翁的情景中,「我們去拍攝時,覺得小雪的家好amazing(充滿破銅爛鐵的家),會想,為何發生這種事,如果小雪是我女兒怎辦,要如何改變到她的生活。」片中飾演南亞裔學生的Jennie和Kitty,居住的地方也是南亞裔人士群居之處,也揭示出教育對他們生活的重要。「香港華洋雜處,各人的維生能力不同,好多人需要幫助,教育方面要有教無類,不應分等級。」

 

小孩子的力量好大

我們羨慕台灣可以有《Kano》,《行動代號:孫中山》,有話題性、歷史意義、有社會性,觀眾受電影感動,甚至連演員也能從中昇華。《五》片的真,打動觀眾,同時對千嬅有所啟發,「不要說我幫電影做到甚麼,反而我覺得電影好inspiring。電影有沒有改變我人生觀?不會的,因為我也是因為認同這件事而接拍。呂校長反而真的改變了我的想法,因為呂校長有很強意志,也擁有大愛的人。她令我發現小孩子的力量可以好大,作為一個女人也可以好強。可能我們平時會抱持很多怨氣,會容易放棄,但其實皇天不負有心人的,這世界很公平,你付出多少,收穫有多少。我都好希望她能身體健康,太多壓力令她捱出病來。亦希望她的理想能實現,很多小朋友就能受惠。」

 

競爭激烈 家長受壓

《五》片開場,講述一位資優小朋友因為學習壓力導致心理問題。香港的教育,似乎已經響起危險訊號。香港父母都要面對教育壓力,千嬅也不例外,「這是競爭問題,自己是家長,都感覺到那種壓力,壓力由填表格開始,一出世就要填表格。加上朋輩影響、制度影響、收生標準,可能會好心急好想仔女有好開始,那壓力未必是給子女的,可能是家長給自己的壓力。我是明白及體會的,但要怎樣表現給子女,就要好好平衡及選擇。」

 

毋須急於偃苗助長

有比較自然有壓力,看著朋輩之間的動作,幫小朋友報班,報名校,要堅持自己談何容易。「承受壓力,我身處這行業是最叻的。我覺得要保持冷靜分析能力,作為家長,要無時無限保持客觀,自己首先要增值,例如要清楚零至三歲最重要是甚麼,如果是組織能力的話,就利用遊戲去幫助他學習。當他身體發育去到某程度,可以穩定做某些運動,那時就要觀察他的喜好,例如我觀察到囝囝好鍾意音樂,或者很喜歡跳舞,那就不如由唱遊開始吧。其實通過唱遊就已經能達致不同訓練。」

「所以我會先讓他有機會創作、download先,到有了雛形,就可以對症下藥讓他自行發展。不需要一次過迫他學習所有東西。」

 

父母是囝囝Role model

香港人生活壓力大,無時無刻都生活在競爭之中,搭車趕追車,孩子入學要爭位,生仔也要爭床位。無形中就訓練了一種快人一步理想達到的心態,可惜那贏在起跑線的觀念,令很多孩子唞不過氣來。千嬅認為,事情不必看得太緊張。「我首先會學識身教,在家中給囝囝一個role model,要觀察他的性格喜好,又不需要急於一次過要學懂人生所有才藝,說實在,我小時也沒有學過唱歌,這也是後天培養的,但都不是我三歲時開始,而是在我三十歲開始才發生的,好明顯是不需要將事情看得太緊張。」

與期要追追趕趕,倒不如做好身教,「我對香港教育有期望的,我在香港出世,在香港長大,都相信老師,我覺得最重要令到囝囝在學校給老師信任,我和老師有好好的溝通,囝囝便會健康成長,溝通就能成為默契,默契就等如一種身教。」

DON_3805a

保持良好關係才能施以援手

千嬅的父親是教師,親身經歷讓她父母對孩子教育與溝通的重要,「童年對小朋友影響好大,我爸爸是教書的,好嚴厲的,好多功課做,好多discipline,年幼時不明白,但我成長後便明白,discipline是社會生存其中一件要理解的事。而童年如能保持良好關係,對小朋友後天影響好大。因為他願意分享多少給你,就代表你能給他多少幫助。」

時代轉變太快,世界發生的種種災難都讓人擔心社會將來會怎樣,千嬅會擔心孩子的未來生活嗎?「八十年代九十年代千禧年代,每個年代社會都有其問題,當時沙士等如而家流感,時代巨輪在移動時,也會帶來很多新畫面,新面孔,網絡資訊發達,社會、人的思想都複雜了,不同人有不同價值觀,人人都有發表意見的方位及渠道,要如何取得平衡就更需要耐性。」

回歸基本,千嬅認為身教、教育就是孩子最重要基石,「教他一套適當的判斷能力及價值觀,價值觀是建基德育上,學校內的德智體群美,是可以學習的。」

 

攝影:Don

楊千嬅服裝:[email protected]

場地提供:九龍灣EMAX

相關訪問:

為生命帶來正能量的《五個小孩的校長》[導演專訪]

 

薰衣
熱血編輯部成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