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有顆多情小種子:記小人兒第一次傷心落淚

Posted on July 10, 2014 By       2,049

20140710_cry01

每個早上,女兒澄澄醒來時都會呼喚「媽媽」或是「爸爸」,等著我們走到她的小床前跟她打招呼。星期一的早上,我如常地走到小人兒的床前,彎腰湊過去,躲在厚重被窩裡的小公主甫開口就問我:「爸爸、去咗邊?」

 

頭一次的默然流淚

「爸爸上班去了。今天澄澄陪媽媽。」我語音剛落,已瞥見小人兒的嘴巴微微向下歪。剛過去連續三天,爸爸放假,天天帶女兒東闖西遊,水上單車野營水槍玩樂看牛上教會探訪朋友節目一籮筐,難怪她對爸爸黏答答的。我再柔聲跟她說:「啊,澄澄是不是好想念爸爸呢?媽媽和澄澄一樣,也都掛念爸爸喔。」哎呀這麼一說,小嘴巴更扁,大眼睛睫毛一眨動,豆大的淚珠呀就從眼角流下來,小人兒卻是一聲不響。

 

我這個「高需求寶寶」幾乎沒有一天不曾哭鬧的,對媽媽來說,小公主的眼淚是家常便飯的司空見慣。一向都知道女兒生下來就是情感豐富的孩子,媽媽我有時候感覺好像被女兒一把摟住,一起坐上了一輛無人駕駛的情緒過山車,大起大落大哭大笑。可是,過去的眼淚全都伴隨著小人兒的「巨肺哭聲」,都是不滿憤怒脾氣甚至手段,哇哇哇吵得你想要投降讓步給她想要的東西;這樣不吵不鬧默然地流淚,是頭一回。

 

這是傷心的淚啊。很震撼。還有三星期才滿兩歲的女兒,就會表達這種細膩內歛的情感。抱起她,問她想要喝牛奶嗎?一向毛躁急進每個早晨都死催著「我要奶!奶!」的澄澄,這天竟然對我這提議沒甚麼反應,就是一副悶悶不樂的模樣。認識澄澄有多愛吃的人,相信也會和我一樣在心裡驚嘆:「嘩,這真是太陽從西邊上來了嗎?」這實在是澄澄又長大了的一個里程碑啊。

 

女兒是爸爸上輩子的情人?

雖然現在是我留在家帶孩子,可是兩父女之間的關係也是非常親密,而且父親對孩子的影響好像更為深遠。記得澄澄大約二十個月大的時候,還只是會說單音疊字,例如媽媽澄澄薯薯肉肉。

 

去年11月初,慶賀朋友畢業,我們一家受邀到大學一起拍照。小人兒拿著朋友的畢業氫氣球不放一直把玩著,不知怎的用來繫著氣球的小重物給弄丟了,丈夫就隨手拿了個水瓶來替代,繩子的結卻沒打好。突然小人兒一放手,色彩繽紛的氫氣球就一鼓勁兒向上升向上飄向上浮,我們一眾人都只能眼巴巴目送氣球離開。有一陣風吹來氣球好像又下降一點,丈夫就發足狂奔想要追回氣球呀。澄澄當時也嚇呆了,過後竟然懂得跟我們說:「波波、飛,爸爸、追。」就這樣開始懂得組合兩個有意義的音節講話。

20140710_cry02

 

有一段時期,上街時我挽著丈夫的手臂,被爸爸抱著的小公主會用手撥開我,說:「唔好、媽媽。」我總努著嘴,不甘示弱,繼續拉著丈夫。這時丈夫會開口說道:「媽媽是這樣拉著爸爸一起上街的啊。」是啊,即使有了孩子,兩夫婦依然守著甜蜜,這才是對孩子最大的祝福和保護啊。雖然有人說女兒是爸爸上輩子的情人,但媽媽才是爸爸這輩子的情人呢。

 

女兒外文名字Zera,就是「種子」的意思,看來,屬於雙魚座的澄澄實在天生是顆多情種子啊。小種子澄澄,好好發芽生長,讓人看見你就明白,甚麼是熱愛,甚麼是生命。

20140710_cry03

 

 

頭等艙媽媽
在2012年以前,我是一名香港記者,曾在紐約待過數年,又與情人靠著「工作假期簽證」到澳洲闖蕩。喜歡登山遠足,與丈夫在青山綠野間認識,在海邊碼頭訂情──噢那逝去的美好青春日子!現在已辭職歸家園,當上全職媽媽,在尿片和哭喊聲中打滾,靠著文字的讀和寫續命過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