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我同行「母乳路」

Posted on June 29, 2014 By       2,868

20140629_breastfeeding

上天賦予女性生兒育女的條件,孩子與生俱來擁有覓食的能力,母親以自己的乳汁哺育子女是自然的事。不過,怎也不能說,餵哺母乳能「無師自通」。

 

我曾感到沮喪,反覆質疑自己的「造奶」能力,擔心孩子因奶水不足而捱餓;孩子出生首兩個月,夜奶頻頻,「全埋身」犧牲睡眠時間,精神萎靡。「母乳路」荊棘滿途,能堅持下去,除了個人情緒、決心和毅力,還有身邊人的支持……

 

醫院護士

近年,餵哺母乳成風,不論公立醫院抑或私家醫院,均有護士親自教導新任媽媽。有些公立醫院鼓勵母嬰同室,讓媽媽隨時根據嬰兒需要,餵哺母乳;政府衛生署成立母乳餵哺熱線,公眾可於辦公時間致電查詢;政府母嬰健康院,有授乳專家解答母親疑問,又派發小冊子,宣傳教育;個別私家醫院,則為產後媽媽設專用哺乳室,有醫護人員從旁指導。

 

慶幸當日誕下女兒後,把握留院時間,向護士請教餵哺母乳的正確方法,請她們糾正姿勢,教我判斷孩子是否順利吸吮。

 

當時,我最大的疑問是「還未上奶,孩子吃甚麼呢?」

 

護士解釋:「孩子吸吮會幫助乳房造奶,『埋身』方法正確乃成功關鍵。最初,媽媽毋須理會孩子吃了多少,最重要是讓孩子學習吸吮,這動作會產生訊號傳到媽媽的腦部,刺激荷爾蒙,令乳房造奶。『初乳』含大量抗體和生長因子,不要讓孩子錯失吃『初乳』的機會,你亦不用顧慮是否已經『上奶』。」

 

醫生說,初生嬰兒離開母體後,有養分儲備,能維持出生後數天所需,媽媽暫時不用過份擔心孩子捱餓,不能攝取足夠營養。如果孩子沒有出現缺水現象,則毋須添補配方奶粉。

 

醫護人員「一對一」協助,真實情況下,汲取經驗,理論付諸實踐。住院時,我已全母乳、全埋身餵哺女兒;出院時,心裡感到很踏實,為「母乳路」奠定基石。

 

哺乳顧問

可是,回家不久,忽然再擔憂自己無力餵孩子,心裡狐疑,埋身餵母乳,沒有奶瓶上的刻度,全然無法掌握孩子吃了多少。即使到母嬰健康院見過授乳專家,仍無濟於事。

 

某天,難以入眠,看見女兒幼小的大腿,不斷怪責自己令女兒「皮黃骨瘦」,淚如雨下,更對丈夫說:「我崩潰了,不想見任何人,覺得自己沒用,無法餵飽孩子,枉為人母。」加上乳房脹痛,令我全身燙熱,身心折騰。

 

丈夫見我鬱鬱寡歡,找來一位哺乳顧問 (Lactation Consultant)。這位哺乳顧問是註冊助產士,她登門造訪,先替孩子量體重,檢查口腔舌頭,繼而檢查我的乳房,要求我即席餵哺母乳,由她給予意見,逐一指出我的錯處。她又教我用熱毛巾輔助擠壓乳汁,紓緩乳脹

 

哺乳顧問告訴我,孩子舌頭活動能力良好,吸吮母乳不成問題;我的乳腺健全,以正確方法擠出乳汁,防止乳腺閉塞,罹患乳腺炎,應可順利餵哺母乳。她還提醒我,孩子的腹部硬繃繃,反映吃奶過多,不應強逼孩子過量吸吮,這會適得其反。

 

幾天後,她特意致電,問我和孩子的情況,很窩心,令我知道,只要敞開心扉,願意求助,「母乳路」上並非孤身一人。

 

家人朋友

有專業人士的講解,能否繼續前行,也得靠家人朋友的支持。

 

我的大忌是「遭人迎頭潑冷水」,猶幸枕邊人多番鼓勵,過濾冷言冷語,令我鼓起勇氣。再者,「三人行,必有我師焉」,有些已為人母的朋友,傾囊相授,教我喝利奶湯水,推薦上奶茶,訓誡我不要吃回奶食物。每件事,只要肯問,總有人給我答案。

 

請母乳媽媽勿半途而廢!若感孤獨,請擦亮眼睛,放眼身邊人,找出同行「母乳路」的夥伴。

 

初為人母
「為了孩子,放棄全職工作,在家做「自由身工作人」,並趁機進修,成為雙碩士。女兒出生後,本著「身教勝於言教」的理念,決意一手一腳帶孩子,希望與其他媽媽分享育兒經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