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節特集】跨越一甲子年的約定

Posted on June 10, 2014 By       2,148

20140610_father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香港父親節,由於父親與外父,都先後過身了,只好在回憶中與爸爸渡過這個節日。

 

父親曾當過漁民、塑料工廠工人、雜工、地盤工人、及農夫。還記得初小時,剛到了塱原耕作,泥地上長滿了比自己還要高要大的雜草,爸爸對我們兄弟姊妹說:「你們也幫忙吧,每移除一個草頭,就給你五仙。」

 

爸爸愛吸煙,記起有一次,他在田中工作時,想抽煙卻不想花時間洗手,便找當時在讀高小的我幫忙。爸爸要我點煙後吸數口,以減少被燒掉的煙。不知是否反面教材的作用,那次是我第一次,亦是唯一一次吸一手煙(二手煙另計⋯⋯)。

 

爸爸愛賭博,好像跑馬、六合彩、排九、蔴雀、啤牌等,他也懂,也愛。有時候媽媽也會説:「假如爸爸把花在賭博的金錢儲起,我們早已可以住高樓了!」。

 

爸爸愛喝酒,經常也到錦田的酒吧留連。有時候回家時,也會帶有醉意。

 

雖然在我印象中,爸爸並沒有甚麼教育兒女的理念,而且還有很多令人氣憤的生活習慣,但是他仍然是家庭的生活及經濟的支柱之一。他在田裡,還是會實實在在地幹活。我們生病的時候,他還是會帶著我們走到老遠的石湖墟看醫生。

 

有一年,田裡的菜賣不了錢,爸爸出外到地盤工作掙錢。暑假的時候,我也走到他工作的地盤當暑期工。那時候,我們一起參與興建九號幹線近康樂園段。日曬雨淋,而又高體力需求,及沒有自由的地盤工作,著實比耕作沒趣味得多了。可他卻一直堅持,直至菜田再有收成。

 

爸媽的努力,讓我們童年可以穩定地在塱原渡過。生活雖然十分艱辛,卻使我們身體強健。田裡的工作、學校的家課,總是沒完沒了;就是在那種不斷接收及付出中,我的童年,卻變得充實及愉快。所以,藉此機會,感謝在另一國度的爸爸。

 

前陣子清明節時,和小軒到墓地拜祭。晚上睡前,他突然對我說:「公公、爺爺都那麼快便離開了。他們都看不到我和姐姐的成長……但是,我想你將來可以看到我的子女的成長啊!」

 

面對小軒突如其來的、真情的邀約,我頓時呆了一會;畢竟,那是要自己生命跨越一甲子年的邀約啊!不一會,我給他至誠的回答:「好啊!我盡力吧!你也盡力,適當時候,要盡快啊!」

 

青軒
自認是典型香港中産人士 -有工、有屋、有車、有樓、有伴侶、有子女、有高堂、有準時開工、冇定時收工、有交稅權利、冇享受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