佗B,是一場無休止的跨欄賽。

Posted on May 27, 2014 By       3,775

懷胎十月,感覺就像一場無休止的跨欄賽。

 

我在懷孕一個月左右便知道自己「中獎」了,算是早吧。很多媽媽都是因為身體不適才發現自己有孕,我的身體反而沒有甚麼特別反應,但卻有一種很微妙的感覺,令我「覺得」自己懷孕了,像是第六感,到現在也不能解釋清楚。

 

正正因為這抽象的感覺,即使驗孕棒告訴我結果是positive,但心裡感覺總是不實在,結果我驗了三次孕,忍耐到第七周便立即衝上婦科診所照超聲波,看到黑白畫面裡朦朦朧朧的白色小米,才勉強相信自己真的當媽媽了。

 

雖說是計劃懷孕,但由努力至成事,其實只有短短三四個月(感恩),所以還是被這小豆釘殺了個措手不及,特別是我早就計劃好在聖誕節到首爾和濟州島來個家庭大旅行。當時身邊十個有七個人都勸我取消行程,餘下三位相信是不敢開口,連我自己也十五十六。最後,我們hea遊後平安回港,途中經歷懷孕初期的頭暈、渴睡、作悶、胃脹等 (幸好沒有嘔,但聞到燒肉味想作嘔),總算與小豆釘跨過第一個欄。

 

有說準媽媽特別疑心重,可能是的。在懷孕首三個月,因為沒有太嚴重的懷孕不適,我經常懷疑自己「食詐糊」或小豆釘沒有健康成長,每次照完超聲波才能放心。但過程中,兩個最令我憂心的,是在11至14周做的Oscar (產前唐氏綜合症篩查,即度頸皮) 和18至22周做的「照結構」(結構性超聲波),因為我已踏入高齡產婦行列。等待Oscar結果那兩個星期實在非常難過,因為醫院只會在有問題或驗到屬高危時才會致電通知。那段日子我一邊緊緊守著電話,另一邊則默默祈禱電話不要響,可想而知我當時的心情如何矛盾。

 

照結構好一點,因為一take過,擔心的是應該照到的看不到,不該出現的卻又偏偏看見。幸好,結果一切正常,事後我和爸B還特地慶祝一番!

 

在懷孕早期,我已驗出有輕微妊娠糖尿,早早便要跟營養師餐單,要按時按量進食,甜點飲品通通要戒。本來我不是嗜甜之人,但越不准吃的越想吃,起初還會偷偷吃一小碗紅豆沙、朱古力或曲奇,但知道妊娠糖尿可令豆釘變成巨嬰難生產,便不敢太放肆了 (偶一為之啦)。

 

現在距離豆釘出世不夠兩個月,又開始擔心BB是否一切健康。因為子宮已脹大至胸骨下方,豆釘名副其實「頂心頂肺又頂胃」,先別說不論是側身或仰臥睡覺他都會用拳腳抗議;每次正餐吃了沒多久,便會胃脹,飯量少了 (但體重仍是穩步上揚),隔兩三小時又餓得咕咕響,要再食澱粉質食物,因為碳水化合物不夠,對豆釘腦部發展有害。

 

然後又再擔心豆釘長得太大,自己不夠力氣生;又怕他不會適時調頭或䐭帶纏頸……然後還有更多然後。這場跨欄賽,就快進入直路了。總之,「養兒一百歲,長憂九十九」這句話,現在我總算能夠體會。

 

lamestar
熱愛文字的新手媽媽,愛寫愛讀,曾全職與文字為伍,現投身愛心工作,並換個身份以不同角度繼續爬格仔,期望日後與小朋友一同助人行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