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師奶:直資學校將後無來者

Posted on May 9, 2014 By       1,924

直資學校將後無來者

自跑馬地聖保祿中學及聖士提反女校申請轉直資被拒後,再無學校申請,王師奶大膽預言:後無來者。

吸引轉直資不斷放低條件

王師奶以「怪胎」形容直資學校,對直資學校及其辦學團體並無不敬,對當時主催其事的王永平局長及羅范椒芬署長的良好動機亦無置疑,但演變至今時今日,已成教育「怪胎」,與當初動機確實南轅北轍。想當年教統會報告書,提議學校多元化,讓家長為子女教育多些選擇。政府希望辦學有良好基礎的傳統名校轉直資,怎料條件開出,所有名校擰頭,無人吼,加上教師職業安全受到威脅,此路不通。教署將條件一鬆再鬆,甚至可以試行5 年,唔鍾意可以走回頭路,回復補助或津貼身分,幾經艱辛才在西半山有一間肯賊佬試沙煲。因為好多團體好想辦學,出三幾百萬就可以獲得政府撥給美輪美奐校舍一座及辦學權,在爭崩頭之下,政府又出第二招,優先分派給願意辦直資的辦學團體。其時辦直資是有風險的,幾乎所有學校都是免費,新辦學校無歷史,無口碑,又要收學費,但幾大就幾大,到學校才算。

 

羅范椒芬繼續將條件放低,直資擁有極大的自由度,連最「命」的教育語言都任君選擇,所以數目繼續增加,連不需靠教學語言自由「吊命」的傳統名校如聖保羅男女、拔萃男書院、拔萃女書院、聖保祿修院學校相繼加入,達至今日中、小直資70 多間。

 

直資成功犧牲基層入學機會

小婦人雖以「怪胎」形容直資,但不否定部分直資的成就,它們確實達到多元化目的,因為財政豐裕,又不受資助學校死板規條限制,實踐了當日王永平和羅范椒芬錦上添花的構想。不可不知,少數直資的成就是由好多普通人家的子女被踐踏做椿躉而成;為什麼聖士提反女校學生和大部分家長反對將學校轉直資?就是她們知道要犧牲很多普通人家女兒付不起學費而喪失入學的機會,才能為學校添花,王師奶曾為當日在風雨中校服盡濕,仍站立不動手持抗議牌的小女生流淚。

 

在當年主催直資的王永平和羅范椒芬都覺得直資已遠遠偏離原意,並呼籲檢討,諒「謹慎小心」的吳局長不敢再批直資學校,現有的直資將成終身貴族。

 

|明報 – 教得樂 |

王師奶
王師奶不是普通師奶,愛教育愛到入心入肺,對香港半世紀教育演變得失,瞭如指掌。 家中米缸有幾多斤米唔知,對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烏喱單刀」措施,一清二楚。